阅读:5038回复:6

【版杀ⅩXⅣ同人】未竟之诺【纱路】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0-01-31 22:21
本文灵感来自幸运e的纱音遗言
文中大概含有大量ooc请轻喷

写完前一直没敢看雪然的文,怕看了就没信心继续写了
总之不管写的咋样算是填完坑了
贵宾室#
发布于:2020-01-31 22:22
从小就在六轩岛上作为佣人的纱音一直都知道岛上的居民并非只有她们和右代宫家的人,但是纱音知道只要对那些存在表示足够的敬意就不会被怪罪,所以也并没有很在意。
某一天,纱音在独自打扫大堂的楼梯时,刚登上台阶,
“你就是这家的女仆?”一个从未听过的声音传入耳中,纱音虽然有些惊奇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继续打扫着, 路西法的身影在空中突然出现,她将自己的腿盘在纱音的腰上从纱音身后探出头来向她搭话,
“是啊,我叫纱音,请问您是?”纱音没有惊慌,而是努力作出平静的样子来回答,
“区区人类不需要知道我的名字,反正只是迟早被贯穿的存在罢了。”
听到这个回答纱音没有继续追问,继续打扫屋子,路西法则饶有兴致的在旁边看着。纱音打扫一直很认真仔细,就连平时看不到的边边角角也会扫到,虽然也因此导致速度慢很多,经常因为这个被夏妃夫人责备。今天纱音也花了一整个下午才打扫完这个楼梯,而路西法居然也就这样看着纱音打扫直到最后。
“路西法。”突然的出声让纱音都有点吓了一跳,
“您说……什么?”
“我叫路西法,给我记好了。”话还没说完路西法的身影就消失了在了空中。
纱音先是一愣,然后笑了一下,就继续工作了。
从那天起,时不时路西法就会在纱音独自工作的时候突然出现,又擅自消失,有时候兴致来了也会和纱音聊天,纱音这才知道原来是黄金魔女贝阿朵复苏的时刻就快到了,所以随着魔女力量的恢复,炼狱七姐妹也随之苏醒了。
“那路西法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哼没什么,我只是在打发贝阿朵莉切大人真正复苏的时刻之前的无聊时光罢了。”
有时候看的无聊了路西法就会趴在空中睡觉,对此纱音也见怪不怪了,对这个闯入自己平静生活的非人来客,纱音也说不清自己对此是感到高兴还是厌烦呢,只是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在打扫的时候就会开始期盼着,今天路西法会不会来呢,这一点连纱音自己也没注意到。
还有的时候路西法会故意将纱音打扫过的地方再次弄脏,对此纱音也毫不在意,只是重新开始打扫,次数多了见纱音没反应路西法自己也感到无趣就不很少再做了。
但是终于有一次在路西法举起一个花瓶的时候纱音第一次露出了紧张的表情。
“啊不行!那个花瓶是夏妃夫人特别喜欢的,碎了的话全体佣人都会受罚的!”
“原来你还是有害怕的东西的啊( ̄▽ ̄),我才不管你会不会受罚呢”路西法难得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嘴上这么说着但是还是乖乖的将花瓶放回了原处。
纱音工作虽然认真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夏妃经常因为纱音打扫速度慢指责她偷懒,每次纱音都默默接受,还一直劝阻着要去打抱不平的弟弟嘉音。但是在又一次被夏妃夫人责骂的时候纱音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其他人打扫的快但是只打扫了表面啊!”夏妃听到这话更是生气,责罚纱音不许吃午饭直到扫完。而且这句话正好被路过的其他女仆听到,当纱音独自来到需要打扫的屋子前的时候,几个女仆早就等在了那里。
“自己工作慢不说还学会了告状是么?”
“真是丢我们佣人的脸。”
“这点事都做不好你这样也配在右代宫家工作吗?”
说着她们凑上去对纱音开始报复,有人还扇了纱音好几巴掌。报仇得意的佣人们收拾好自己的衣服有说有笑扬长而去,只留下衣衫不整的纱音在原处,纱音一直紧咬着嘴唇,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整理好自己身上的痕迹打开房门开始打扫。
在打扫刚不到一半的时候路西法又在空中出现了,本来想继续像往常那样调侃纱音的她发现了不对,纱音也没有和路西法打招呼,只是继续手中的工作。但是看着纱音红肿的眼睛和脸上的伤,路西法攥紧了拳头,
“是谁干的?”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纱音的沉默。
“是你经常提到的夏妃夫人么?或者是大屋的其他人?”
“都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再问了…”
“既然你不说,那我就不管了!”路西法看着纱音的样子气的直接消失了。
在被佣人殴打的时候纱音并没有丝毫在意,但是在看到路西法离去的时候纱音却感到十分难过,纱音不记得那天自己是怎么打扫完屋子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的床上直接睡去的,只有枕头上的泪痕见证了这一切。
第二天早上去看排班的纱音却惊奇的发现其他佣人都没起来,去找源次询问才得知昨晚发生了灵异事件,有的佣人在打扫堂灯的时候突然听到笑声吓得从梯子上摔了下去摔断了腿,有的佣人巡夜的时候突然被人从后面重击了一下就不省人事了,还有的佣人听到了女人的笑声却看不到人影,吓得直接递交了辞职信逃走了,大家都说这一定是贝阿朵莉切大人的作祟,一定是佣人们对魔女的敬意不够才导致的这一切,但是对唯独纱音平安无事的事情虽然感到惊奇却也没人敢去过问。听到这个消息的纱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是感觉昨天的伤口都变得没那么痛了。
第二天下午的午后,阳光正好,稍稍有些微风吹过,在一个没人打扰的角落,纱音铺开了提前准备的毯子,摆好了盘子和茶具,开始向空中呼唤路西法,果不其然瞬间路西法就出现在纱音面前,她很惊讶今天的纱音没有穿佣人装,
“今天你居然不用去工作?”
“我也是有休假的啊,只不过之前我一直觉得用不上…所以,都攒起来了。”纱音笑着,脸上闪过一丝寂寞的神色又瞬间消失,但是这都被路西法看在眼里,“别说这些了快下来吧,来尝尝我自己做的小甜饼和红茶味道怎么样。”路西法慢慢地落下坐在毯子上,看着纱音给她倒茶,
“这些莫非都是…给我准备的?,哼没想到区区人类竟然也会招待我们非人者呢。”
“谢谢你,路西法,昨天的事是你做的吧。”
“哈?我为了你去教训那些仆人??怎么可能?自作多情也要有个限度吧。”路西法露出了嫌弃的表情,躺在了毯子上闭上了双眼,
纱音却笑了,她没问路西法是怎么知道是仆人做的,端着红茶坐到了毯子上路西法的旁边,这是她第一次靠路西法这么近。那一头乌黑的长发让纱音羡慕不已,她们开始谈论自己的一切。纱音讲述着在这个岛上工作中的趣闻,时不时被路西法取笑,而路西法则开始讲述外面的世界,讲述炼狱的生活,纱音只是向往地听着这一切,这都让纱音感到十分新鲜和羡慕。
“喂,有机会的话等纱音你年满辞职,我们就去别的地方比如爱琴海去玩吧,那里阳光明媚,没有无聊和责骂,也没有色大叔。”纱音也不由得对路西法描绘的场景期待了起来。
季节变换,六轩岛的天气也开始变得寒冷起来,树上的树叶也逐渐变得稀疏。而纱音发现路西法最近开始有些神色不宁,笑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不由得问路西法到底怎么了。稍微犹豫了一下,路西法才开口,
“贝阿朵莉切大人的复苏之日快到了,七天后的亲族会议就是集齐活祭的时候,仪式也将正式开始,你还是快逃吧,不然凭你的话一定会死。”
“原来这么快就到时间了吗,我还以为…不过我是不会逃的,我早就做好心理准备接受我的命运了,或者说,我们的命运……”最后一句纱音说的特别小声几乎不可能挺到,路西法也没在意。她看到纱音无论如何也不愿离开这里,只好叹了口气。“随你吧,希望你到时候不要后悔。”
终于到了约定的时间,魔女的复苏仪式正式开始,所有人类和非人者都要开始平等的展开自相残杀,从而决出最后的生还者和胜利者,非人者们都强制显现出了身形,这个岛被切离到了现世的缝隙,所有的常识都不再适用。
随着天空突然变暗,贝阿朵的笑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她告诉了岛上的十八名棋子需要做的事情,那就是找出凶手,或者杀死凶手,没有人可以幸免,只有胜者方可获得生存的权利,而其他人,都会成为魔女复苏的养料。
在贝阿朵宣布仪式正式开始的一刻,纱音发现自己获得了真实之力的加护,可以看穿凶手的伪装,但是每使用一次就需要隔一段时间才能再次发动。纱音并没有感到开心,因为这代表着责任,更是压力,但是放弃从来不是纱音的性格,她想在贝阿朵的棋盘上挣扎一下,想去见识下路西法所说的外面的世界。当天晚上纱音认真的思考着各种可能性和今后的行动方针,都没有注意到今天路西法没有来找自己说话。
第二天一早,纱音将所有人召集到了一起,开始宣读自己准备好的演讲稿,虽然有些紧张但是看到路西法也在台下,纱音还是鼓起勇气顺利的将它读完了,
“以上就是我的策略,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意见?”纱音向台下望去,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路西法早已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喂路西法!”
“太长了啊喂我都忍不住直接睡着了没听到你说了什么,你的演讲稿怎么和你打扫的时间一样特别的长?
不过非要说的话其中第二条和第五条稍微改一下就更好了。”
对此纱音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不还是认真听完了吗,真是不坦率。
“姐姐你认识这个没见过的可疑的人吗?”嘉音问向纱音,
“这个……额,还是以后再解释吧,嘉音。”
人类与非人者们勉强维持着平衡相安无事,但这一切都在第二天被打破了,熊泽卿吉的尸体在口红的旁边被发现。怀疑的目光不约而同望向了非人者们,
“熊泽婆婆的独子竟然就这么……万一熊泽婆婆知道了该怎么办啊。作为下任当主我必须出来主持公道了,这一定是岛上的那些怪物们干的,你看他们,一个个要么穿着奇装异服要么长得奇形怪状,有兔子耳朵就算了甚至还有个猫头人和羊头人混在里面,凶手肯定是他们。”藏臼第一个站出来说道。
“藏臼大人您冷静一下,不要带着偏见,是不是凶手要有证据才行,而且……路西法她不会做这种事的。”
“纱音你是被他们蛊惑了吗?竟然会偏向他们?”
猫头人身的戴安娜则不顾藏臼的责问,惬意的坐在沙发上并点了一根烟用爪子夹住,“喵哈哈哈,愚蠢的人类连规则都不清楚就来参加了么,这个棋盘的凶手只有魔女和拥有真实之力的人才能裁定呢。更何况本喵可是昨晚一觉睡到天亮了怎么有空去杀人喵。”
“你骗人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喵。你明明头上写着杀人放……”激动的藏臼被纱音制止着拖走了。
而路西法只是伸了个懒腰一副懒得辩解的样子。
好不容易说服众人先散去制止了一场冲突的纱音却发现。熊泽致命伤并不是毒,而是后背上的一个贯通伤,伤口呈圆形,纱音摇了摇头挥去心中不好的想法也随之离去了。
纱音找了一个没人的间隙叫来了路西法,
“熊泽婆婆的儿子,是你杀的吗?”纱音颤抖着问出这句话,
“……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会干这么低级的事情,你把我叫出来就为了这个么,真是浪费精力。”路西法露出不耐烦的表情。“没有别的事我回去睡觉啦,这几天感觉一直很困啊。”继续伸着懒腰一边回头,纱音伸出手想要叫住她但是最终还是作罢。
晚上,纱音越想越睡不着,不想怀疑任何人,更不想怀疑路西法的她还是选择使用真实之力望向隔壁路西法的房间,她慢慢的睁开眼却看到了路西法身上的血光,
“是吗,原来……一切都是骗人的啊……”闭上眼的纱音自言自语道。
深夜,凌晨的时钟即将敲响,路西法悄悄出现在了纱音房间中,纱音背对着路西法坐在桌前写着什么,仿佛没有感觉到路西法的到来,
“是你来了吗,大骗子。”
“原来都发现啦,那正好,省的我去解释了,你应该明白你今晚的结局已经注定了吧。”
“是啊,因为我不想怀疑你,所以才选择了去看你的真实,没想到还是”
“都无所谓了,毕竟就算我不来,别人也会来,那么还不如由我亲自动手,你不这样认为么?”路西法舔了舔嘴唇,用看猎物的眼神看着纱音,
“是啊,最后能被你贯穿,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了,动手吧。”
路西法变成了炼狱之桩在房间里开始高速飞行,很快随着一声轻响,纱音胸口上出现了一个洞,血染红了身上的衣裳,也溅到了路西法的身上。纱音倒在了地上慢慢闭上了眼,但是感到脸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滴落,努力睁开眼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路西法的双眼已经全是泪水,
“炼狱之桩也是杀人之桩,一直害怕被你发现从而被你讨厌,从你拒绝离开的那天起我就一直害怕这一天的到来,但是到头来还是逃不过这样的结局……家具终究违背不了魔女的命令。”
“没关系的,大骗子……最后能看到这样的你哭的样子,我已经……很幸福了……”
逐渐失去知觉的纱音最后想到的并不是报仇之类,而是想到路西法的那句话,“不知道爱琴海的景色究竟有多美呢,再见了大骗子”纱音的思维沉入了黑暗。

第二天一早路西法就被众人围了起来,对此路西法不为所动。
“原来是你害死了姐姐和大家。”嘉音冷静的说道,手里拿着纱音昨晚没写完的遗书,
“是我,那有如何?”路西法并没有否认,或者说她已经没有心情去说多余的话。嘉音沉着的指挥众人将路西法带走,绑在了行刑架上,随着一声令下,路西法脚下的木柴被点燃,烈火很快包裹了路西法的全身,但是她依然不为所动。
“你这根害人的木桩,亏纱音当时还那么护着你,结果你竟做出这种事,赶紧烧掉!”众人的声音并没有传入路西法的耳朵,她的思绪飘向了远方。路西法化作了灰烬,但是这灰烬并没有归于地面,而是随风飘起,向着纱音墓的方向飞去……
“在黄金乡团聚吧,姐姐,还有,桩子。”说完嘉音转身离去,向众人说道。“我们该讨论一个绞刑的人选了。”
 临走前手中的遗书悄悄滑落,依稀只可见上面写着几个字,
“下次再一起去爱琴海吧,路西法,可不要再当骗子了哦。”
书房#
发布于:2020-01-31 22:52
想起17届,幸运e的贝阿朵也是爱上了自己的家具路西法
而贝阿朵=纱音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呢
饭厅#
发布于:2020-01-31 22:59
你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喵,你明明头上写着杀人放火戴安娜!
锅炉房#
发布于:2020-02-01 11:01
就算是纱音小姐该杀还是得杀嘛……(摊手)
5楼#
发布于:2020-02-01 16:26
霸道桩子与弱气女仆的二三事,前期的互动太棒了,路纱什么的太棒了
6楼#
发布于:2020-02-01 16:45
写的太棒了,冷静能干都是化身侦探以后强装的,本体就是柔弱姑娘这设定我吃爆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