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79回复:3

【个人版杀cp文搬运】(战哆)心之十契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9-25 16:40
一楼喂贝熊
贵宾室#
发布于:2021-09-25 16:47
自将那位传说中的天界大法官——自己的父亲隆纳德·诺克斯亲手处刑的那一天起,德拉诺尔便将自己的心也永远封印在了那一天,身与心都停止了成长。在从那天开始的漫长岁月里,她一直面无表情地处理着大法院的那一封封公文,执行着大法院的一个个死刑处刑,简直宛如一个没有心的人偶一般,而大法院的同事们也渐渐习惯了这个冷酷无情的铁处女执行官的存在。
……又有什么用呢?身为无私的异端审问官,难道不是只需要按照裁判处刑邪恶不就够了吗?偶尔德拉诺尔这样想到,随即又是一件又一件,漫无止境的处刑和公务。
这样想着的德拉诺尔有一天却被那位大魔女贝伦卡斯泰露卿唤去了六轩岛的棋盘,成为了古户绘梨花的棋子。虽然是元老院那位魔女的委托,但是看起来似乎又是一场无聊的魔女处刑呢。德拉诺尔虽然心里浮起了这个念头,脸上仍然是没有任何表情。她只是和平时一样,直接来到了密室现场,本以为这次也会是和往常一样,以魔女被自己的十契贯穿为结局。可是,第一次,居然被人打破了自己用诺克斯十诫构建起来的完美无缺的封印,这还是无数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她本以为自己会就这样被那个人,名叫右代宫战人的家伙,用蓝契轰杀至渣吧,但是德拉诺尔反而有种解脱的感觉,不禁开始觉得作为处刑魔女失败的审问官来说,倒也是很相配的结局呢,只是不知道到了那边,父亲会用怎样的态度对待自己,自己又该怎样面对父亲呢。
可是,那自空中凝聚的巨大的蓝契却仅是停滞在那里,随后轻轻触摸了德拉诺尔的额头一下,就化为碎片消散,欢迎来到这个棋盘,你叫德拉诺尔对吗?真是个不错的推理,但是没有爱就看不到,在你的推理中似乎缺少了心的存在呢,所以封印才会这样被轻易打破。
是这样吗……但是,我的心,不管有没有,都是没有任何的意义的。德拉诺尔低下了头,
没这种事,我能感觉的到。
“……”德拉诺尔仿佛被定住了一样,不知道是何种表情,随后默默鞠躬,起身离开了。
回到天界后,那位德拉诺尔竟然会在任务中失手,这件事虽然让大家议论了一番,但很快事情就恢复风平浪静,毕竟说起来那个大理石人偶是好是坏并不影响大家的生活不是么。
从上次六轩岛归来以后,德拉诺尔依旧和往常一样,默默地处理天界的公文和执行已被判决好的死刑处刑。但是很快大家都不由得觉得德拉诺尔仿佛悄悄有了什么变化,但是一时间又说不上来那到底是什么。
时间在平静中流逝,一天,德拉诺尔的上司,天界大法院的首席大法官来到了德拉诺尔的办公室,看着德拉诺尔头也不抬继续面无表情地在公文上盖着章的样子,不禁苦笑,诺克斯小姐还是一如既往呢,不知这里有一份差事诺克斯小姐愿不愿意接受?
只要是天界法院的命令我都会执行,所以请说到底是何事?德拉诺尔仍然没有抬头。
大法官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的表情,而是继续说着,那个六轩岛的棋盘不知道你还记得吗?就是那个曾经属于黄金与无限之魔女贝阿朵莉切的被记录在案的棋盘。现在已不知道由谁在掌控,但是对方的力量非常强大,似乎是比我们更加上位的存在,令人几乎都要怀疑是比元老院的那位菲泽莉努·阿乌古斯都斯·阿乌罗拉卿更上位的存在了。据说他们会定期对包括天界异界地狱人间的所有存在发出邀请函,而且似乎连元老院的魔女都无法反抗的样子呢。根据邀请函上所说,接受邀请的棋子每次都一共十八位,并且在棋盘上都会失去自己原本的力量,强制受到棋盘的规则束缚,并会有死亡的可能,但是在棋盘结束后所有人都会复活,并且胜利者还会得到棋盘master的特殊奖励?如你所见,我们天界大法院也收到了这样的邀请函,据我所知本次收到邀请的还有元老院的拉姆达戴露塔卿和贝伦卡斯泰露卿,右代宫家族的让治,战人等,正好以天界大法院的立场我们也有必要调查一下这个神秘的新棋盘的真相,那么就请拜托诺克斯异端审问官了。轻轻递上盖有片鹜之翼印章的邀请函后的大法官致意退出去关上了门。
战人卿……德拉诺尔的脑中出现了一个红发的身影,既然是工作的话,就只有接受一途了,这才是钢铁处女主席的职责所在。
登岛日,六轩岛
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棋盘上,非人者与人类可以若无其事的共聚一堂。不管看到多少次,这幅光景还是不禁令人觉得像是超越了幻想的场面呢。登岛后,德拉诺尔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力量拔出了红蓝两键挥舞了一下,果然红键的拔出许可被禁止了呢,那么,至少还有这短小的蓝键可用,仍然还有战斗能力,那么,就先去拜会一下都有哪些人物登上了这次的棋盘吧
德拉诺尔开始慢慢向大屋走去,一边注意不暴露自己的气息,刚刚走进大屋的门前,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大喊大叫,这不禁使德拉诺尔惊愕地停下了脚步,
“喂喂,早餐呢,今天负责早餐的是纱音还是谁怎么还没上菜!右代宫战人一边拍着桌子一边大声嚷嚷着。
惊讶于战人在这样未知而危险的棋盘上还能表现地如此有活力,但随即德拉诺尔就镇定了下来,向战人行礼。
战人先生还是像往常一样很有精神呢。”德拉诺尔眼神炯炯的看着战人
“哦哦原来是德拉诺尔,这次我也会当你的对手的,那么出全力的来吧!战人站了起来。
我保证,会出全力。”德拉挥舞了一下红键,嘴角边却露出了自己都没察觉到的一丝笑意
刚刚登岛的这一天,有人选择在自己的房间休息,也有人选择四处闲逛,有人则去和每个人搭话了解每个人的信息,平静的时光就这样流逝,直到,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做饭的纱音在厨房发现了一只喵的尸体,尖叫划破了六轩岛的黎明。
很快在短暂的调查取证之后,所有人聚集在大屋的餐厅开始商量凶手的可能人选和之后的行动策略。
在听过一群人纷纷对猫咪死亡的遗憾和悲痛以及对凶手残忍的指责等没有营养的话之后,德拉诺尔终于忍不住,拔出蓝键重重插在桌子上,所有的议论戛然而止,
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有价值的推理,虽然还没有找到戴安娜的死亡讯息,但是已经不能在沉默下去了。瑾启,容禀,首先由于魔女的存在,对信仰问题也应当纳入我们的讨论范围,在此提出两条尖锐真实。第一,我并没有被魔女蛊惑,是无信仰者;第二,重构现场,根据取得的若干证据,以及刚才楼座不自然的发言和表现,提出如下推理,楼座卿的身份非常可疑,在下建议加入犯人的嫌疑人名单!德拉诺尔面无表情地拔起蓝键,对楼座宣言。
不料话音刚落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啊啊啊不行啊,完全不行啊!德拉诺尔你的推理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希望时间延长的人并不是只有凶手而已,因此你的推理一开始就错了。
“原来如此,是我的推理错了……战人卿。事已至此,不管你怎么为我解释,我犯下了很低级的错误的确是不争的事实,那么……决定胸部给你摸,当作我的赎罪吧。
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顿时目瞪口呆,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不敢相信这样的话竟是出自那位执掌钢铁处女的大异端审问官之口。
德拉诺尔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自己都吃了一惊。但随即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只是定定地注视着战人。
看着眼前仿佛人偶一样的少女,战人不知道她曾经经历过什么,也不知道眼前的少女实在怎么的心情下说出这样的话,看着她这样的表情,小小的身影却仿佛撑起了无尽的重负,被一种莫名的情绪包围,情不自禁地就把小小的少女抱了起来并摸了摸德拉诺尔的头。
抱歉啦,即使是惩罚,那种要求我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啦,不过至少,如果摸摸头也可以的话……”
德拉诺尔却只感觉自己突然被巨大的温暖所包围,在战人的怀抱里,她感觉到了久违的安心的感觉,好像不必再封闭自己的感情一般的温暖,心里的寒冰正在悄悄融化着……上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温暖好像还是在父亲的怀里……想到这里,德拉的心中又充满刺痛,欸?这感觉是,我的心?这样的温暖,哪里还是什么惩罚,简直可以说是奖励了吗……真想就这样静静的待到棋盘的终局……但……果然是不可能达成的愿望……那么至少再多一刻体会这温暖也好……”
突然感觉到温度急剧直下,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的战人缓缓转动僵硬的脖子,回过头去发现了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背后,涨红了脸的贝阿朵和面带微笑的纱音,不知道为什么战人的后背一阵发冷,
战人,汝这家伙!居然!
战人少爷,看来您这六年不仅迟到了,而且连兴趣也发生了转变呢?
不不不贝阿朵,纱音酱,你们听我解释啊!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的!这只是推理对决啦!是普通的对决啦!
战人手忙脚乱的对纱音和贝阿朵解释着,一边跑一边躲避背后袭来的桩子和盘子,异常狼狈,德拉诺尔则站在原地,只是看着纱音和贝阿朵的方向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浑身是血头上还插着一根桩子身上也带着许多盘子碎片的战人回来了,对急切站起来的德拉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以后坐回原位,
战人卿,真的不需要去南条医院治疗一下么?
没关系啦,还有刚才忘了说了,第一个表露自己的信仰,德拉真的很勇敢呢。
听到战人的夸奖德拉诺尔却低下了头,其实这种行为并不勇敢,正相反是一种胆小的行为。因为没有信仰,不会成为杀手的优先目标;因为没有信仰,才不会成为被绞刑的优先目标;因为没有信仰,才对魔女还有利用价值。请原谅我的懦弱行为,因为这一次我第一次感到了恐惧,第一次如此恐惧在这个棋盘死去……才不惜做出这种宣言,因为我想生存下去。只有生存下去,才能和棋盘的诸位正面交锋,得到一场酣畅淋漓的,毫无懊悔的战斗,比起胜利的荣誉,我更看重战斗的过程,而且只有活下去,我才有可能……与战人卿……一起获得最后的胜利……到达约定过的最后的终点。
听到这番话,战人也不禁动容,重新看着这个胆小而勇敢的少女,会议上剩下的讨论都再没有进入战人的耳朵
夜晚,和战人道过晚安之后的德拉诺尔独自一人来到了庭院,将蓝键插在地上,闭上眼睛向前方用尽全力大声喊:
黄金的魔女贝阿朵莉切卿,我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向你宣言!
哦?不知大法官诺克斯小姐找妾身有什么事呢?这么晚了还把妾身呼唤出来。黄金蝶在德拉诺尔面前凝聚,化为人影轻轻地飘在空中,贝阿朵优雅地轻轻吸了一口黄金烟管,看着眼前小小的身影,长吐一口烟雾,无声的笑了。
那个……如果这次棋盘上的战斗我能够继续活下去的话,贝阿朵莉切卿,请与我公平竞争战人卿的所有权吧!如我已经不打算再隐瞒自己的心意下去了,我要用我的这双手,尽全力把战人卿握在手中,不再放开!战人卿已经不再是你一个人的玩具了!因为,我想要保护他,想要和战人卿一起,想要牵着战人的手一起走下去!
哦呀,真是个有趣的宣言。想要妾身的家具么,愉快,真是令人愉快。那么妾身就以黄金的魔女之名,接下这个挑战书了。
感谢您的宽宏大量。,德拉诺尔拔起地上的蓝键转身离去,战人卿,这一次一定可以战胜命运,不管是你的,还是我……再也不会让你被她的无限所折磨,我也再也不会和之前一样了……”
看着德拉诺尔走远后,真是有意思的展开啊,就让妾身陪你下完这一局棋吧,不过,才不会把战人这么好玩的玩具让给你呢,笨蛋审问官,啊哈哈哈哈哈哈随即化为片片黄金蝶飘散了空中。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德拉诺尔已经起床向大屋走去了,一定要赶紧告诉战人卿这个好消息,我们一定可以战胜命运的。想到这里德拉诺尔不由得加快了脚步,露出了许久未曾出现几乎忘记是什么样子的微笑表情,轻快地推开了玫瑰庭院的大门,下一刻,眼前的场景却让德拉诺尔如坠地狱,瞬间冻结,
在怒放的玫瑰包围下的中央,战人却被一柄巨大的红契贯穿在地,静静地躺在地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没等其他人过来,德拉诺尔已经第一时间向战人冲去,斩断红契,将战人抱在了自己的腿上,豆大的泪珠落在战人的脸上,不!!战人卿!……奇怪……这……难道是眼泪么……从未有过的感觉,奇怪……我为什么会流泪呢……本以为不会再有这种感情存在的……但是……战人……你快醒过来啊……”德拉诺尔早已没有一贯的面无表情,撕开了伪装的面具,此时的她,她第一次哭的像一个孩子,看起来是那么的脆弱,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也许是感觉到滴落在脸上的泪珠,战人慢慢地睁开眼来,看清眼前的人后,慢慢地笑了起来,轻轻摸了摸德拉的头,
战人卿,你没事吧!
“看来……这里就是我的终点了,抱歉……不能和你一起走到棋盘的最后了,答应我,一定要小心,保护好自己,一个人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啊。还有……咳……你绝对不是他们说的什么大理石做的球形关节人偶,你的心,也绝不是没有意义的存在,你就是你,是我最爱的……德拉啊”德拉早已哭得睁不开眼……
不知过了过久,德拉没有管脸上的泪痕,也没有管不知何时聚集的人群,只是默默的把战人的身体扛起来,一步一步地向大屋方向走去。
围观人群终于一个人鼓起勇气出声,那个,诺克斯小姐,你这是……我们需要把战人卿的遗体好好安葬不是吗……”
不需要,战人会永远和我在一起的,说好会和我一起走到最后的,你们谁有意见,尽管来挑战我手中的蓝键!
众人没再出声,默默的看着德拉诺尔把战人的身体抗回了自己的房间锁上了门。
德拉诺尔把自己的身子趴在床上的战人的胸膛上,轻轻抚摸战人的脸庞,
战人卿,你的心脏虽然不再跳动了,但是这胸膛还是让我感到安心
战人,他们都怀疑是我杀了你呢。他们是不会懂的,我宁可自己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也绝不愿看到你受伤呢。
战人,抱歉我骗了你呢,其实我是魔女手中的棋子,而不是无信仰之人,但是为了我们的约定,我决定去披上魔女的外衣去战斗了,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战人,失去你以后,我又是孤单一人了,有时候我真的很害怕……但是安心吧,我不会表现出来的,我一定会遵守和你的约定,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我们会永远都在一起,永远……你已经给过我战斗的勇气
战人卿,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了,一个人独自战斗下去……真的好辛苦……不过……一切都结束了……这是最后的战斗,还差一点……还差一点……我们就能相会于黄金乡了……战人卿……”德拉诺尔靠在战人的身上,又感受到了那熟悉的温暖的胸膛,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渐渐地停止了呼吸……那甜美的笑容,仿佛做了一个最幸福无比的梦……
这时候钟声响起,
游戏结束,第十晚,终至黄金之乡,死者复苏
在黄金蝶纷纷飞舞中德拉诺尔醒了过来,光芒充满四周,但是这些她仿佛都没看到,只是定定的看着前方,面对那个熟悉的笑容,向她敞开的熟悉的怀抱,德拉诺尔再也忍不住,一把冲进了战人的怀里


德拉诺尔,欢迎回来。

图片:3af06a59252dd42a4e00c4d3053b5bb5c8eab89c.jpg

书房#
发布于:2021-09-25 16:49
离开六轩岛后德拉诺尔却不知为什么一直没有和战人联络过,两个人表面上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但是只有当事人心里才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意。只是每当六轩岛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德拉诺尔自己都没发现这时候她的工作都会放缓很多去仔细听着那边传来的只言片语,而战人在棋盘空闲之余不知不觉领主房间里面关于天界大法院的资料也慢慢多了许多。这些变化都被法院的同事和罗诺威等看在眼里,却只有两个当事人浑然不觉,还自以为自己平日的表现和之前并不丝毫不同。对此罗诺威只是在把小甜饼红茶送到离开房间之后都会偷笑几声。
又是一个看起来和往常没什么不同的下午,提前结束了工作的辅佐官们开始闲聊,
“你们还记得之前的那个神秘的六轩岛棋盘么?”
“怎么不记得?我们大法院不是也派诺克斯审问官去参加了,听说最后还是输了?”
“嘘,小声点!”
众人这才想起来看了一眼那边的德拉诺尔,见到没什么反应之后才安心的继续讨论。
“听说啊,那一次以后,六轩岛的棋盘又开了几次,而且那个右代宫战人每次在棋盘上都输的很惨呢。”
突然咚的一声巨大的声响打断了众人的对话,所有人都不由得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原来是德拉诺尔突然站起来的声音,对众人惊讶的目光德拉诺尔却浑然不觉,她径直走向了隔壁的办公室,推开门就直接喊道“德拉诺尔,申请休假。”
正在办公的大法官也被突然开门的声音吓了一跳,看到是德拉诺尔之后定了定神,“请假当然可以,毕竟你之前的漫长岁月都从来没有休过假,不过怎么突然想起来要休息了?”
“只是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走出大法院,德拉诺尔拿出很久之前收到的邀请函,感受到里面的魔力依然很充裕,她毫不犹豫地打开信封,消失在了原地……
——————————————————————————————————————————————————————————————————————————————


下一刻,德拉诺尔出现在六轩岛上外的海滩,此时已是黄昏,海滩上没有任何身影,她环顾了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看来登岛者都已经到的差不多了,那么我也赶紧去汇合吧”,便轻轻向大屋的方向走去。刚来到大屋门前,
“德拉,你来了?!”战人刚好推开门,见到眼前人便惊喜的喊道,德拉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战人一路将德拉领到宾馆里她的房间,一路上德拉都很沉默,似乎在思考着些什么。对此战人也没在意,只是吩咐大屋的佣人们好好照顾登岛的宾客们。晚上和德拉道过晚安后,战人摸了摸德拉的头随后转身下楼去往自己的房间,没注意到一如既往低着头的德拉早已双脸通红,门被轻轻的关上了。
深夜,众人都已休息,而战人却消无声息的消失在了房间,没有传出一声动静,只有熟睡中的德拉似乎皱了皱眉。
而此时在六轩岛棋盘世界的里侧,一个时间静止的空间中,四周都是一片虚无之海,只有偶尔会有几片闪光的碎片飘过,似乎可以照到里面的人影。在这样一片静寂的空间中却有一个小房间,和整片空间有着格格不入却有充满奇妙的共鸣感。在这个小房间里,战人正和眼前一个虚无的漩涡对峙,
“这里是?还有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哈,参加了这么多次棋盘上的游戏,却连game master都认不出来么?看来所谓的领主也不过如此啊”
“原来是你,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那些你以后就会知道的,倒是你不关心我叫你来的原因么?这一次,你被赋予了将全岛屠杀殆尽的角色,并且,你没有反抗的权利。”
“你说什么?可是德拉还在岛上呢! 恕我拒绝!”
“哼哼哼,拒绝是没用的,杀戮吧,不要让我感到无聊哦”旋涡里传来一个响指的声音,顿时有一股黑色的气流注入了战人的体内。
战人痛苦的嘶吼,渐渐身体停止的挣扎,西服也被染成了紫色,充满血色和华贵的气息。
“哈哈哈哈哈哈既然这样,就让你们用身体体会一下我的黑色真实吧!”
登岛日当天的早上,万里无云,一片晴朗。
战人换了一套紫色西装,
“早安!我们又见面了!战人卿!”经过了一天终于再度鼓起勇气的德拉强忍住自己雀跃的心情。
“早安呦,我的小德拉酱”战人眯着眼笑着摸了摸德拉的头,却让德拉诺尔感到如坠冰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再也没有那种熟悉的温暖。
“怎么了,不舒服吗德拉?”战人笑道,似乎和往常没什么不同。
“没什么,战人卿”德拉诺尔摇了摇头,眯起了眼,摇了摇头。(没关系,只是错觉而已,这次一定也)
本来德拉诺尔想和战人商量下今后的对策的,但是想到早上的冰冷感不由自主停住了这个想法,在自己房间里待了一整天。
天快亮的时候,正是给戴安娜加牛奶的时间,虽然这次戴安娜没跟过来但是已经醒过来的莱特准备打开房门去大屋,一开门却有一柄匕首刺来,莱特一时反应不及竟没有避开,被匕首穿心而过,缓缓地跪倒在地,身后流了一大片红色血迹,
“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对不起,理御,没有听从你的劝告,真的好想再看你一眼啊。”
早上,来房间门口准备叫各位去用早餐的xx发现了审问官倒在房间门口的尸体,一声惊呼打破了黎明的静寂,最先赶到的是来到岛上就一直沉默寡言的自称克蕾尔的女性,她神奇复杂的看着莱特的尸体,“没想到,这次却是由我来见证你的末路么。那么,就由我来替你找出凶手吧,这也算是还那一次的情分。”
随即她举起自己手中的书本,神色严肃的面向众人,
“吾以真实之朗读者的身份宣告,凶手即为小此木铁郎。”
“什么?”
“你怎么会知道?明明刚刚看到尸体?”
“你在开玩笑吧?”
尤其是小此木,激动的脖子都红了,“一上来就说别人是凶手,我看你才是凶手吧!”
面对众人的质疑,克蕾尔并没有去争辩,只是仍然闭着眼睛,慢慢地说,声音就像带着一种魔力一样,“虽然似乎很讽刺,但是我正是此刻岛上的唯一侦探,此乃是由侦探权限得到的红色真实,不容质疑。”
“你说你是侦探你就是啊,拿出证据来啊!我才不会相信你那所谓的侦探身份呢。”小此木继续抗议,
“虽然小此木的话很直,但是也不无道理,现在并没有证据能证明克蕾尔的侦探身份不是么,那么不应该这么轻易就相信她的话啊大家”战人轻笑着站起来看向众人,然而场上却一片寂静,并没有人附和战人的话,
“怎么,难道你们居然连我右代宫战人的话都不相信了么”战人眉头一皱。
“正是因为相信你,才不敢相信你竟然看不透如此简单的漏洞啊,战人。”
克蕾尔只是平静的回答,身旁的德拉诺尔轻轻提醒,“瑾启,容禀,虽然确实没有直接证据能能证明克蕾尔的侦探身份,但是克蕾尔宣言自己的侦探身份之后没有人反对本身就是最大的证明。”
“正是如此,倒是小此木你这么不相信的侦探,不如来说你自己就是侦探怎么样,这样的话我就接受你的质疑,如何?”
“你!你……”小此木仍然气急败坏,却始终说不出更进一步的质疑的有力话语。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了,那么就就地处刑吧。这也是为了祭奠莱特的在天之灵,战人卿,你这次的表现真的有点让人失望,希望下次注意,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了。处刑开始。”
看着小此木社长在绞刑架上挣扎,渐渐的失去呼吸,战人低下头的面庞扭曲了一瞬间,抬起头又瞬间恢复微笑,“原来是这样,一时疏忽了,多亏了克雷尔卿才没有铸成大错啊”
“无妨,毕竟在这个岛上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协力,不是吗,战人卿。”克蕾尔看着战人。
“正是如此,多谢克蕾尔卿提醒。”
晚上大家都熟睡了,战人悄悄离开自己的房间,来到二楼楼道旁尽头的一间秘密房间,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是点了一根蜡烛维持那可怜的光照。在房间深处已经有一个人在静静等待了。
“小此木已经死了,你觉得以后应该怎么行动?”
里面的人听到问话抬起头来,露出被帽子挡住的面容,赫然却是嘉音,
“战人先生,我觉得今晚的活祭选择那位异端审问官不失为上策呢。”嘉音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红刃。
“哦?你刚刚——说—什—么??”嘉音突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打飞了出去,战人仍然在原地没动,眯眼笑着。
“看在第一次的份上只是给你个警告,下次再想对德拉出手,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而且,你不觉得我那可爱的妹妹杰西卡是更加合适的人选么?”战人意味深长地看了倒在地上的嘉音一眼。
“只有这个绝对不行!即使我的力量远不如您,也不会退缩的!”嘉音艰难的站了起来,用右手擦了擦嘴角的血丝,坚定地看着战人。
“罢了罢了明天再议”战人不耐烦的摆摆手。
第二天一早,嘉音的房门被粗暴的敲开,
“很抱歉,嘉音,今天的活祭就是你了”
“嘉音,快告诉大家你是清白的啊,昨晚你”
“不要这样,大小姐……看来终究还是暴露了啊,吾即是吾,此次棋盘中扮演暗杀者一职的家具嘉音,那么在下先行退场,愿各位接下来可以度过知性而优雅的旅程。”
随后嘉音向众人深鞠一躬,不经意间轻轻看了战人一眼,将右手的红刃划向自己脖颈,散成了无数黄金蝴蝶飘然而逝。大家被嘉音是暗杀者的事实所震惊,却没有注意到远处的海水里不停想求救却被海水呛的发不出声音的金发的贝阿朵,被水渐渐的淹没,只留下水面上的一串串气泡。
“嘉音君竟然……”朱志香捂住了自己的嘴,早已泣不成声。众人慢慢地散去,战人虽然不甘心但是又不好表现出来,只是随众人一起离去,只留下朱志香一个人在原地失魂落魄。片刻后克蕾尔轻轻来到朱志香身边,“对不起,我……”
“没关系啊,我都明白的……不是克蕾尔的错,克蕾尔只是为了保护大家而已。但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嘉音君呢……”
晚上,那早已空无一人的秘密房间,战人越发的烦躁不安,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战人出门悄悄来到德拉诺尔的房间前,轻车熟路的用早就从德拉那拿到的钥匙悄悄打开了房门,巨大的客床上德拉小小的身体蜷缩着,睡着如此安详。
“对不起了德拉,不过请安心,我一定会好好保存好你的尸体的,别以为死亡就可以从我的身边逃离,我们当初可是约好生死不弃的,不是么哈哈哈哈哈。”战人从身后拔出匕首高高举起右手,随后闭上眼睛重重地向德拉诺尔刺去,却没有预想中的手感,反而听到叮的一声,睁开眼发现那匕首在德拉诺尔的上面被一层白色光芒挡住了,而德拉诺尔则瞬时睁开眼翻身而起,
“果然是这样吗,巴托啦卿”
“原来你早就知道是我了对吗”
“其实我只是预感到今晚凶手回来杀我,却没想到最终等来的是你”
战人一步步地向德拉走去,“德拉……如你所见我早已失去了拥抱你的资格……这双手,也早已沾满了鲜血……”
“不!不要啊!”德拉诺尔
“事到如今……啊啊啊啊”战人突然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头。终于,脑中最后的代表德拉诺尔的照片也燃烧殆尽,“啊哈哈哈哈哈德拉诺尔呦,接下我最后的黑色真实吧!”
一道黑色光柱向德拉诺尔轰去,战人仿佛已经看到德拉诺尔被轰杀成渣的场景了,嘴角上扬露出愉悦的弧度。
但是战人想象中的一切并没有发生,一面巨大无比的蓝色光罩牢牢地挡住了战人的攻击,守护着德拉诺尔。
“什么?这不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战人卿,须知我正是这个棋盘唯一的审问官,并且还将守护之力加护过你”德拉诺尔坚定地一步步向战人走去,那光罩稳稳地顶着战人的攻击。
“别!别过来!!!”战人失去了最后的理智,开始暴走,
“我不会再放开你了!”终于德拉诺尔走到了战人的面前,伸出手中的红键指向战人,但下一秒,就将手中的红键丢在地上,一把抱住了战人。
“战人卿!”
“啊啊啊啊啊啊啊”战人痛苦地怒吼。但是眼中的血色却在渐渐褪去
右手轻轻抚摸德拉的头上,“德拉……对不起……”
“不没关系哦战人卿我都明白的,你也以你的方式战斗过了,这样就足够了。”
“那么果然只有这样了”
战人举起右手的匕首向自己的胸口捅去,看着胸前染红一片,战人却笑了“这样一切就结束了,抱歉了德拉,如你所见,我这双手早已失去了拥抱你的资格,抱歉这次辜负了你。只如果有下次的话,希望你我不会再像这次一样相互残杀了。”
“凶手已除,游戏结束。”仍是之前那个虚无的声音,六轩岛上空的暴风雨悄悄散去,阳光再次照射在众人的脸上,却丝毫感受不到劫后余生的喜悦,所有人都,一道道光芒出现在所有参与者的脚底,下一瞬,他们都到了黄金乡,之前的死者也早在此等待,相似
“大小姐,我……”
“啊哈哈,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呢,嘉音君,而且嘉音君宣告退场的样子也很帅气呢”
而德拉诺尔轻轻走近前方坐在椅子上将头埋进自己双手的身影,
“没关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而且,战人卿也以自己的方式好好战斗过了不是么,我喜欢的就是战人卿不放弃思考的样子啊,无关立场”
看着面前鼓起勇气说出这番话早已红了脸的小小的少女,
“下次,不要再这样了啊”
“承君此诺,定守一生”
饭厅#
发布于:2021-09-25 16:50
虽然棋盘结束后德拉诺尔和战人再次分开,各自回到自己的世界,但是两个人心的距离并不会被距离阻隔,两个人时常互寄书信,同事们也对那个偶尔会在处理公文的时候露出微笑的德拉诺尔见怪不怪了。
有时候战人会约德拉诺尔出去,德拉诺尔这时候便会毫不犹豫的用掉之前那漫长无止境的工作岁月中积攒的假期。他们去过春天的赏樱之旅。夏天的烟火大会,也去过秋天的一起打板羽球,去过冬天的滑雪场。
樱花树下,两人互相倾诉彼此遇到的趣事,午后,轻风吹过,微倦的战人会躺在德拉诺尔的膝枕上,樱花片片落下,时间仿佛定格为一幅画卷;
夏日傍晚,第一次穿和服的德拉有些不知所措,战人则牵起德拉的手,“非常漂亮,很适合你哦”会场的一切对德拉诺尔来说都十分新鲜,对什么都感到好奇,战人则被德拉拉着从祭奠大会的这头跑到那头。等时间差不多,战人把德拉带到一处小山坡的空地上,“快要开始了哦”,话音刚落,原本有些暗淡的夜晚被无数绚丽的烟花点亮,被烟花照亮的德拉诺尔

板羽球场,战人得意地打了一个高球,凭德拉诺尔的身高踮起脚尖也离那个球还差很远,战人嘴角上扬,但是下一秒他就被扑过来的德拉诺尔一顿修理,战人眼睛周围和;脸上都被画上了毛笔的墨迹,随机两个人看了看彼此,都大笑不已。
寒冬时节,战斗中冷静沉着从未失误惊慌过的德拉诺尔居然不会滑雪,每次跌倒都会引来战人的哈哈大笑,这时候德拉诺尔会停下来气呼呼的看着他,战人则笑着擦掉德拉诺尔头上的雪块,摸摸她的头。



转眼一年过去,又到了那个神秘棋盘开启的日子,这次不用大法官任命,德拉诺尔自动请缨出战,她相信那个人也一定会来的,那么,她也不能回避战斗,这一次,一定要在那个人的身边,实现彼此的誓言。

图片:5955865494eef01f3c13a119edfe9925be317dc5.png

图片:e42d9a529822720ebd075c2676cb0a46f01fab78.png


图片:7f9fdc88d43f879440268d56d41b0ef419d53acc.jpg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