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895回复:5

【版杀XXXII同人文】白马之约(马战警告)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3-07-11 03:38
不知过了多久,在魔女的棋盘中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也许时间在流逝,只是众人却感受不到,也许时间早已停滞,但是随着又一次棋盘的开启,停滞的时针再次开始转动,众人也得以再次重逢在这魔女的碎片中,一时间众人心中都感慨万千。也正是在这个奇迹的碎片里,许多原本不可能实现的奇迹才能得以实现。
推开贵宾室的大门,平时一本正经的罗挪威却第一个一把扑进了贵宾室的大床上滚来滚去一脸幸福的喊着这床好软啊,丝毫没有了平时身为黄金魔女首席管家的威严。
而路西法则趁贝阿朵还没出现急忙去偷看贝阿朵的房间,随后一脸满足的漂浮在空中和众人打招呼~
脸庞完全被迷雾笼罩的贝阿朵盛装出席了,她的第一句话就是要好好拷问所有来宾,并再三询问战人君去哪了这次一定要好好的“疼爱”他。
而众人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目瞪口呆的看着战人气喘吁吁的扛着一匹白马硬是从贵宾室那狭小的门里挤了进来,由于这一场景实在是过于震撼并且怎么看都是不可能发生的才对,众人对此惊讶的说不出话,只能将其归之于魔法了。战人艰难的把白马从肩上放下来,全然不顾众人惊奇的目光,看到面前的黄金魔女于是打个招呼,
“贝阿朵,对不起我迟到啦!……哎吆!”
战人正和贝阿朵打着招呼却突然栽倒在地,回头看到身后的白马得意的收回了前蹄,并扬了扬头打了个响鼻。
“喂!你这个忘恩负义的马,我平时用最好的草料给你喂养,这次那么珍贵的邀请函和那么严格的安检我都没有抛下你,结果你就这么对我??”白马对战人的话无动于衷反而更得意了。战人也无可奈何只好拍拍身上的土站起身来继续询问自己想到的妙计。
大家有没有愿意报名和我一起过安检的啊,我实在受不了这个傻马了!
战人话还没说完就再次踹翻在地,战人仿佛习惯了一样轻轻的爬起来。
“战人君和白马的感情真好啊”围观者感慨道,
“哪有啊,她只是特别粘我,别人一碰就会暴怒的”

白马依旧扬着头,她知道战人不会把她怎么样的。果然战人只是爬起来继续和众人解释着,正在这时,门被缓慢的推开,在看清来人之后一时间空气仿佛都静止了。
安田却仿佛没注意到这一切,她只是手持一本圣经闭目向前走着出现,神色严肃却尽显雍容贵气,完全看不出一丝昔日纱音的影子。路西法却悄悄从空中消失来到安田的面前跪下行礼,
一些熟悉内情的众人明白了这其中代表的意义,纷纷紧张而又有些期待的看着这一幕并对接下来会发什么充满好奇。
但是随后却什么都没有发生,至少表面上是这样。贝阿朵没有看向安田,安田也没有看向贝阿朵,这本不可能发生的一幕就这样在此时此刻的奇迹棋盘上发生着,却又仿佛理所当然一般。战人自然也注意到了安田,他走上前去,轻松说道:
“Sayo,我没有忘记当时的约定哦”

安田行礼,“哦,不知道战人少爷在说什么约定?能不能说的更清楚一些呢?战人正要回答,就听到轰的一一声,战人被身后的白马撞飞出了屋子,和紧跟着从墙上的人形大洞冲出去贝阿朵嘻嘻哈哈闹作一团。

同在贵宾室的让治今天身上披了一件魔王披风,但是神情却和平时一样和蔼,他笑着看着这一切只是悄悄说道;
“那么在下先行离开了。”
刚要转身手却被拉住,
“让治少爷,岛上暴风雨雨大还请小心,如果没有紧急情况要处理,建议还是待在大屋内比较好”
让治笑了笑, 他不确定眼前的sayo是不是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个sayo,但还是鼓起勇气试探道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体贴啊,sayo”
“让治少爷,玩笑请仅限于眼镜,和以前一样是什么意思呢?请让治少爷解释一下”
让治的心沉了下去,他意识到自己被拒绝了但是又有一些释然,借此他知道了安田的心里还是放不下战人。但是又如何呢,只要安田能得到幸福,让治并不介意自己来主动放下这一切。
“哈哈只是个玩笑罢了,不要往心里去”让治看着眼前熟悉而又陌生的人,绅士的他推了推眼镜,转身走远了。
安田看着和贝阿朵嬉笑做一团的战人,又看着一旁自顾自神伤的让治,没有被任何人发现的悄悄叹了口气
也许……
终于两个人却自始至终都没有注意到安田眼中黯淡下去的目光,
也许人与人的心意注定是无法互通的,安田没有在理会二人。
不知不觉夜已深,为了保护众人的安全,安田主动提出来负责今晚的守卫工作。只见她随手一挥,所有人的房间门上便出现了一个时间系的魔法大阵,布置完这一切的安田并不见丝毫吃力,安田的魔力在众人眼中也愈发深不可测。
一夜安眠过后,第二天一早,众人看到了倒在自己的房间的让治,而门上的时间魔法阵完好无损。换句话说,这是熟悉的密室杀人展开。让治的手边还留着最后的信息,是棋盘的魔女留下纸片,上面用金色字体记录了罗挪威的名字。

安田仿佛习惯了一样丝毫没有动摇,反而质问身为侦探却搞错了守护魔法的规则是否失格。她稳重地带领众人离开了房间,却没人注意到一大早就显得焦躁不安的白马。
白马此刻真的慌了,因为她遍历岛屿却始终找不到战人的身影。
不知道是谁注意到了四处跑动的白马,笑着对白马说“我看到昨晚雾江夫人邀请战人一大早就出去了。战人肯定是不要你了,毕竟谁会愿意一直和一匹马在一起呢”
白马无动于衷,她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她只在乎和相信她眼中唯一的那个人。白马找遍了庭院,大屋,沙滩,断崖,她冲进了森林深处,一直跑一直跑没有停,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个人的身影。

不知过了多久,白马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已是疲惫不堪,最终在岛的另一端,白马在岛背侧的建筑里看到了独自一个人的战人君,正坐在一个奇怪的铁盒子里并在一个圆形的跑道上跑来跑去,
虽然白马从来没有见过这一切,但是从听说过的情报中她还是理解了战人君正在悄悄的准备考取一种叫做驾照的东西。只要有了那个东西就可以驾驶速度更快,更加合人心意的交通工具出行了,难道说,战人难道喜欢了那个叫做汽车的东西?他不要自己了吗?
是因为自己总是踢他吗,还是因为自己好几次把战人带到了相反的目的地,又或是因为嫌弃自己的速度太慢了?

在白马有记忆开始她就陪伴在战人的身边了,一直以来她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为什么会一直跟随着战人
而战人自己也同样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习惯了身边有白马陪伴的日子
只记得棋盘外在漫长的岁月中,早就习惯了一人一马的日子,四处旅行,走过了一处又一处地方。
其实大部分时间白马一直都是很温和的对待战人,两个人相互依靠度过这漫长的无尽旅途,而现在终于到达终点了吗
看到这一幕之后,一阵陌生的感觉仿佛刺穿了白马的心,这就是痛苦之芽吗?明明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感觉,为何白马却有种熟悉的感觉呢……?
白马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只是本能的奔跑了起来,随着她越跑越快,仿佛想起了什么似得,不自觉眼角留下了一滴泪水滴落在地,随后她的身影逐渐黯淡下去了,直至消失在岛上。
而经过了几天之后战人终于顺利的通过了驾照考试回来了,他正准备为自己离去的几天给大家和白马道歉时。却发现岛上早已天翻地覆,末日的终局宣言已经注定,绝望笼罩了全岛,厄尔庇斯之花不再绽放。战人到处都找不到自己的白马,焦急的早已顾不上一切,这时候雨下了起来,战人注意到庭院里有一处水洼在发光,被吸引住的战人忍不住慢慢走上前去弯下腰来触碰那处水洼,就在战人的手碰到水面的一瞬间,水洼的光芒越来越盛,缓缓悬浮起来化作一滴泪珠,此刻的战人脑海中仿佛浮现出了一些画面的碎片,
“下次见面,我会骑着白马来接你的!”

“我相信你,战人少爷”

图片:QQ截图20230711030938.png


战人想起了什么,他失魂落魄的继续向前走去,
在礼拜堂找到了第二处发光的水洼,同样的水洼化作泪珠消失在了战人的手心,
“战人少爷,这个地方的确是你的推理错了啊”熊泽笑呵呵的接过战人手里的推理小说,而战人还是不服气,
“我怎么可能会输嘛”
旁边的安田只是害羞的笑着,
战人离开礼拜堂继续走着,仿佛没有注意到脚下的地面早已染尽鲜血,散落着碎成碎片的桩子和兔子兵玩偶,断成两节的温彻斯特,以及看不出是谁的断肢残垣。这一切对战人来说都不重要了,他继续在雨中走着,终于来到了大屋前的最后一处水洼,
“sayo酱和小巴托拉,你们喜欢什么味道的饼干啊,我一会给你们端过来
只要看到你们开心的笑脸,无论多少都可以话题都可以和我聊啊”
明日梦笑呵呵的看着小时候的战人和安田,
昔日还是人类之身的魔女,也不过是一个会喜欢曲奇饼干的小女孩罢了
战人走过了一处又一处,在找到十三颗泪珠之后,白马的身影重新出现,此时的白马不再迷茫,她想起了自己的使命,用信赖的目光注视着战人。
而此时的战人也明白了一切,他抬起自己的右手向白马伸去,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战人的手仿佛虚幻般穿过白马的身体,从白马的身体中取出了金色的领主之剑,
“是你帮我修复了他吗,谢谢你这么多年的陪伴了”,拿起金色战刃后,战人的身后也出现了金色的领主披风。
“sayo,我终于抵达了你所期盼的真实,但是……对不起,已经太晚了啊,竟让你苦苦等了千年……”战人握着金色战刃跪在了地上,他已发现,在自己沉迷驾照的时候,这个棋盘的时间已经走动了终结之时。
虽然战人取回了力量,却一切都为时晚矣
战人听到了远处传来了喵喵声,
“我宣布,战人和sayo是一起的!”
安田却摇了摇头,“错误的——渐行渐远的二人,早已无法回头”
此刻战人的心底响起了棋盘之魔女的低语
“昔日sayo曾以一言以创立整个魔法大系,
其一曰黄金的魔女贝阿朵,迎战人喜好,以拷问其罪
其二曰白马,代替自己守望陪伴,助战人想起约定,成为棋盘之主
但是这一切,都太晚了啊”
终结的时刻终于来临,安田向众人施礼,
“作为纱代的我第一天就被杀死了。
战人少爷嘴上说记得6年前的约定,却完全无视我的回应。所谓的约定不过是南柯一梦,空洞的心中残存的只有地狱般的等待。
让治少爷表面上回应了我,实则过于敷衍。明明此身正是以魔王为源,为何却不能明白呢。
纱代的身份本为二位而存在。不再被需要时,自然也就不再为他们而生。

家具过家家游戏已经玩腻了。在棋盘终结的现在,本领主已取回所有力量,作为贝阿朵莉切复活!”
“是!贝阿朵莉切大人!”路西法第一个回应召唤而出现半跪下行礼。
“无能的家具长已经被解除契约了,接下来或许会和莱特先生去同一个厂打工吧。
代理家具长的位置嘛,呵呵呵……本领主觉得可爱的路西法酱就很合适哦?”
“那么本领主就在此告退了,无法传达到的心意,终究是注定要错付的”,话毕,安田纵深一跃,向身后的深渊落去,而金色披风的战人和随着黄金乡开启得以复活的让治一起跪在深渊之旁,两人都认识到,是自己再次辜负了安田的心意,但是却早已无法挽回了……
fin
贵宾室#
发布于:2023-07-11 04:16

院长出品,原装混沌,小时候看这集哭了.jpg
我完全相信马战是真的,17=1 承认马战就等你一个!
焦糖酱的传话工具人
书房#
发布于:2023-07-11 07:16
我这么大的一只马呢?她走的悄无声息
饭厅#
发布于:2023-07-12 00:34
马战kdl
锅炉房#
发布于:2023-07-20 02:15
安田:

图片:Screenshot_2023-07-20-02-13-11-217_com.quark.browser-edit.jpg

5楼#
发布于:2023-08-15 18:21
https://m.jiub.net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