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602回复:2

【版杀XXXII同人文】白马王子与六年之约(马战警告)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3-07-11 10:10
咳咳,随便写写,大家随便看看

“我一定会骑着白马来接你的”,当初对纱音说这句话的战人一定没想到,这就是他和白马最初邂逅的开始。

回家以后,战人吵着闹着一定要一匹白马,否则就以绝食相逼,连健身用的蛋白粉,吃起来都没那么香了。父母没办法,只好带他来到马场,挑了一匹通体纯白,没有一丝杂色的高头大马。据说此马性子极烈,寻常人接近不得,只要一摸就会暴怒伤人。这也是留弗夫订下此马的原因,希望靠此马劝退战人的白马梦。但是在到达马场亲眼见到白马的时候,他和战人都惊呆了:

这匹白马毛色雪白如玉,毛发柔顺光滑,身姿挺拔俊秀,步伐轻盈优雅,无论行走还是奔跑,它都散发着自信和力量,从容中透露着王者风范。

见到白马的战人简直欣喜若狂,第一时间就扑了上去。本想一脚将战人踹开的白马在看到战人兴奋到发亮的眼睛时却犹豫了起来:那头红发像极了多年以前和它形影不离的枣红色小马。最终,白马绷紧的身躯柔软下来,它假装不耐烦的打了个响鼻,眼睛看向别的地方,身躯却微微低下,好让战人能更轻松的坐上来。在围观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战人却并没有翻身上马,他抚摸着白马纯白的鬃毛,说道:“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白马,就叫你王子吧。”白马略微后退了两步,又迎上来蹭了蹭战人的脸颊表示默许。而战人看着白马继续郑重的说道:“我和一个女孩定下六年之约,六年后我会骑着白马去迎接她。我也想和你定下一个六年之约,请你陪我一起见她,帮我成为一个优秀的骑手。”白马的心被针扎一般刺痛了,但看到战人认真的眼神,它终究还是心软下来:“至少这六年间,他是独属我一人的。”

接下来的六年,是幸福快乐的六年。战人和白马王子形影不离,走遍了世界各地。他们在丛林中探寻上古的遗迹,在公路上尽情的驰骋,在高山间小心翼翼的攀爬。有时累了就一人一马靠在一起,陷入安宁的梦乡。白马发现战人唱歌很好听,简直是天籁,四周无人时战人会于寂静处哼唱不知名的歌谣,而它就在一旁或用前蹄打着节拍,或用嘶鸣作为和声。战人渐渐也不再把白马当做代步工具,而是不能说话的知心好友,甚至更深层次的关系。

六年之约,转瞬而至,而隐藏在右代宫家血脉中的诅咒也终至来临的一天。黄金魔女为了收回自己的利息,开展了包含人与非人者的,18人的残酷棋盘。而每一次棋盘的结果,几乎都以无人生还作为最后的注脚。战人明白,这是他无法背弃的约定,也是无法逃避的命运。

临上岛的前一晚,战人和白马坐在沙滩篝火旁,遥看着远处六轩岛黑暗的剪影,谁都没有说话。最终,还是战人主动打破了沉默。
“明天,你就不要上岛了…和纱音的六年之约,我不打算履行了。”
见白马没有动静,战人忍不住说了句重话:
“和你的六年之约,我也不打算履行了。你走吧,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
白马微微一颤,但还是没有动作。战人抬头,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白马。而白马只是温柔而坚定的看着战人。
“对不起,请和我一起履行约定。”
“对不起,请和我约定,我们要活下来,然后永远在一起。”
沙滩上,战人与白马王子再次许下了约定,而海风狂啸有如鸣泣,遮盖了一切声音。

约定正因难以履行才成为约定,奇迹终究是无法实现才称为奇迹。待笼罩六轩岛的阴霾散去后,无人生还成为唯一的结局。没有人知道那几天岛上发生了什么,留在好事者记录中的,只有登岛前战人一人一马过安检的笨拙身影,以及人马合影中,战人的灿烂笑容,仅此而已。
贵宾室#
发布于:2023-07-11 13:23
草,妙啊,妙啊!
幸運の星が降り注ぎますように
书房#
发布于:2023-07-11 15:24
太好嗑了,简 直 是 天 籁
焦糖酱的传话工具人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