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9291回复:235

【版杀XXXIII第三天】一生恋就会恋生三/向日葵与长夏假期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3-08-13 14:00
规则及报名楼:【版杀XXXIII】报名及规则楼


版杀贴集合:
版杀第一天:【版杀XXXIII第一天】爱之试炼堂堂开始
版杀第二天:【版杀XXXIII第二天】一生推不如一生恋
观剧楼:【版杀XXXIII观剧楼】非诚勿扰特等席


本届法官:破晓,弥生,cs, 亿岁,晓梦,亚亚


完整的版杀一天时间表
14:00 - 17:30 白天限制发言阶段
17:30 - 22:00 白天自由讨论阶段
21:00 - 22:00 白天投票阶段
22:00﹣第二天 12:00 夜晚行动阶段


注意事项:
禁止版杀玩家在观剧楼讨论或者回复观剧者的推理
禁止版杀玩家在版杀楼与观剧楼推理隔楼喊话
禁止版杀马甲故意透露或暗示主ID
违反者一次警告,二次淹死
注:开楼图文与版杀内容无关请勿用作推理依据。







“平安夜吗?看来确实有可能只是魔女在虚张声势。你说对吧,乡田先生。乡田先生?”
面对南条惴惴不安的问询,乡田没有回应,走到一边打开了房间音响,推着餐车走到了房间中央,随着盖子轻轻揭开,打破了人类的最后一点幻想:“今天鄙人给大家带来的是一道家常菜,鱼香肉丝!为什么选这道菜,那还要从鄙人的另一个身份说起,鄙人正是六轩岛唯一真实的侦探。而今天的料理对象,就决定鲤鱼了。也请各位做个填字游戏,猜猜鄙人为何要选择她?”
“喂,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吊死人吗?而且凶案还没发生啊,怀疑的还是理御?她不是昨天最先反对吊人的吗?理御,你也快说点什么吧!”看到儿女可能要被吊死,藏臼明显坐不住了。


“慢着,虽然没有人死亡,但有可能被害者只是弃明投暗从受害者变成了加害者。诸位请听好,我理御才是真正的侦探。为了找出可能成为情侣的人,昨晚我跟踪查验了日常行为不端的女装留弗夫叔父,结果证明他是清白的。那么,这个厨子的身份就相当可疑了。”理御脸上是藏臼完全陌生的表情,昨天哭着阻止大家的那个理御似乎已经不存在了一样,到底哪一个才是理御真实的一面呢?都是抑或都不是?众人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恐惧。
“原来如此,这就是人类的局限吗?不肯坦然面对现实,只是躲起来幻想无事发生。明明是你死我活这样紧张的局面,却闻不到什么硝烟味。难得的盛会还是应该更热闹些才是,你们说呢?盯着舞台的,眼睛的主人们。”说到最后的源次,面对着不知道什么方向,行了深深一礼。更为场上的局面加重了一些非人感。


“呵呵,即使作为依代,对局势也还是保留了一份敏感性呢。事到如今诸位应该也清醒过来了吧。这就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厮杀,没有丝毫的侥幸。来吧,挑选今日的活祭吧,大家一起来尝尝失去所爱之人的滋味吧!咕吓吓吓!”贝阿朵狂笑着。
“贝阿朵的提议本魔女很喜欢,但如果不知道所爱之人的话,想必行动起来也不太方便呢。还请各位报出自己的所爱之人方便大家行事,这个环节就称之为【爱之初体验】好了。本魔女的话,当然是贝伦了。爱你呦,贝伦,你不在的话,我一定会哭上一颗金平糖化掉那么长的时间哦。”
“拉姆达,你如果死掉我可是会开心的一直一直一直停不下来呢。不过身为魔女这种时候似乎不应该出来抢人类的戏份呢。今天的投票对象应该是理御和乡田才对。”


“呜!真里亚觉得鱼香肉丝很好吃,所以支持乡田,呜!”
“两位还是先停一停呐,要不俺先给倒杯水。”
“在所有的伪书里,乡田理御是侦探的可能性是73开,具体情节还需仔细推演。”
“老夫脑子有点不灵光,先不发表意见了。”
“须知,由于上峰德拉仍未起床,故由本二级检查佐官留弗夫代行职责。天界大法院认为,还需要再考虑考虑。”
“难得的对弈时间,不如你们两个都多拿出点诚意,端出点大家想看的东西来,停留在现在这样的小打小闹是打不死人的!”白战左手大鸡腿右手大可乐吃得油光满面。


“战人少爷说的没错,再这样下去怕是主办方都不会满意了,动真格的吧!”乡田从袖子里抽出一把黄金锅铲就扑了上去。
“诶?!”理御显然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展开,有些狼狈的躲到莱特身后:“帮帮我,莱特先生!”
“我不许任何人伤害理御!”莱特拔出长刀架住锅铲,正欲与乡田大战三百回合,却听到背后传来理御满足的笑声:“果然,我的心动对象早就已经找到了。”
回头看去,理御的身影慢慢淡化向上缓缓飘去,像是要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莱特慌了,这是他第一次因为L以外的事情慌张,他冲上去想要用力抱住理御,可理御就像泡影一般,轻轻一碰就炸成了漫天金蝶。许久,天上传来了理御的声音:“理御已经心有所属,很遗憾不能继续参加了,祝大家早日找到自己心仪的那个ta❤”


当晚,众人决定集合笼城,因此,理所当然的【今晚是平安夜】


————————————————————————————————————



又一天紧张刺激的爱之试炼结束了,通过了试炼的理御在大家的祝福中,在frfr和拉姆达的喝彩声中,和莱特手牵着手。
“很期待大家的心动对象!理御堂堂脱单了所以不能和大家一起参加很遗憾,祝大家找到心仪的ta♥”理御笑着和大家挥了挥手,告别了众人,离开了爱之试炼的场地。
之后的日子,理御打算的很明白,在远离六元岛的土地上选一处安宁的,能晒得着太阳的海岸边,和莱特安静地度过一段时间。工作的事情倒也不用发愁,律师事务所的同事都很能理解,大家仿佛都心有灵犀一般地默许了曾经那个频频在法庭上拍桌子和出示律师徽章的女强人,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选择了远程申辩,而不是站在她最爱的律师席上。


这一天,理御和莱特一起来到了她在某座岛上置办的房产,这里原来是一座刷着白漆的教堂。这里的环境很不错,沿着台阶走下到柏油马路上,眼前展开的是蔚蓝的大海和天空,还有那海天相接,仿佛要被吞噬一般的远远的楞线。
教堂外有一个小小的墓园,一直小黑猫趴在不知是谁的墓碑上,慵懒地打着哈欠。
兜兜转转,理御又来到了教堂的后侧,刚一偏离道路,蓝绿相间的风景中就绽放出了鲜明的黄色,这里是一片向日葵田。在地上绽放的太阳,强有力地仰视着雪白的教会。
恍惚间吹来一阵凉爽的风,理御渐渐沉浸在了葵花籽和泥土的香气里。
向日葵的花期很短,仅仅只有六十天,如果把一年换算成一天,向日葵的花期就只有四个小时上下。但理御知道,自己长长的假期,才刚刚开始。
渐渐的,在过于安详的氛围中,理御沉浸到了温柔的梦境里,她逐渐意识不到身边莱特的存在了,但是她知道,莱特也还在她的身边,或温柔体贴,或冷眼轻笑,只是,她暂时需要睡一觉了。


另一边,棋盘上的试炼也因为天气过于炎热,拉姆达好心给所有人配置了空调,大家都度过了一晚好梦。
Lion End


图片:day3.png

焦糖酱的传话工具人
贵宾室#
发布于:2023-08-13 14:01
蓝字1

大墙警告,砌于开楼前

①理御及金水美女

理御遗言不是好人心态走,当然这不意味着本魔女不需要香甜团队给出合理并让我心服口服的解释。解释得好了本魔女很乐意给你组当巫女打工

重点:保守后跳的鲤鱼选择给出了金水。

鲤鱼杀,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不怕反水?都为了稳健选择后跳了,发到侦探头上可就炸窝了啊。
所以本魔女倾向柳芙芙不是好人。
理御或者柳芙芙是共犯也没关系,本来也要推共犯走。假设其中之一是,那不怕反水就是因为柳芙芙是理御拿到的名字,反之同理。
参考昨天“都留着”的阻力,本魔女保留以上两个剧本。金水是真金水千层饼可能性微存,搁置

鬼故事:如果理御是魔女。杀分不清谁是真警时不太可能会齐刷刷地倒钩香甜。那推测为什么杀队能迅速看出理御魔女:因为理御给自己的黑活祭柳芙芙发了个金水。
但是这样魔女视角还得捏着香甜白活祭才比较可能做出这种高风险起跳决策:进可能打掉白活祭香甜,退可能勾引黑活祭柳芙芙反水跳警,然后坚持香甜杀柳芙芙魔女的剧本,赌2/3有活祭进度。有点巧合,而且这种情况下昨天最后理御对活祭香甜杀心太小了。但还是暂且保留
当然也存在理御栽赃白活祭柳芙芙的可能性,但很小,很小很小。本魔女判断预期收益不大,但翻转棋盘假如理御真是魔女而起跳了,她这种策略选择方式还真说不定这么干。重复一次,可能性很小,很小很小。

综上,不管鲤鱼是很大可能的杀,有一点点可能的共犯,还是鬼故事可能的魔女,柳芙芙都是个焦点位,而且很大可能透黑发亮。这牌侦探不查本魔女是很难放下的。如果昨晚没查,那最好明天遗言有个结果。

②潜水艇

比起有被人反复打的瓦尔基莉亚卿,本魔女更中意那边那个无人在意的性感熟男博士南条。
瓦基女士虽然发言次数少,但她的风格还真给本魔女不少一贯感。相比之下南条博士确实楼层多,加在一起字数和有效内容貌似还真不如人家,击打香甜的人物我看也有你一个。偏偏是你那时的发言给了本魔女跟你上下文相比很强烈的违和和割裂感呢
这种装晕悄摸摸混了的情况本魔女不能容忍哦?

当然如果瓦基女士继续2条/天,本魔女不介意把你也加入生推时的清单。版杀难得,潜水艇要轰散,这样才算得上健全。

如上,如果没查杀,本魔女建议性小拉一个的pk台就是南条vs柳芙芙。在这个台里再选,鉴于南条哥哥的伪参与真潜水艇行为,本魔女自己比较倾向今天出了他,明天看柳芙芙是不是杀。
问为何不今天直接生推透黑发亮柳芙芙?只能说吸取教训,柳芙芙存在千层饼可能,不查难放。本魔女很害怕出现那种把自信狼坑错推之后一直误算剩余坑位,最后含泪吐血的鬼故事。
毕竟以往的棋盘也真还有杀队自信外飞金水的……

呵呵呵,不错不错。真是今我来思,南柳依依,昔我往矣,御血飞飞呀。

③昨天的卷子

贵安,圣露琪亚学院教务处更新参考答案:

在 任 意 时 间 点 里,不站队而要都留着,不管有没有给外置位人选,成绩都是F。
毕竟本魔女的题干里可是已经好心地给了个“百分比也可以”的提醒呢。
A分卷:可做得分点的时机及力度,请参考本魔女下文白名单宝贝们的卷子。
各位可以自行批改了。

当然F分卷也可能是因为和本魔女一样晕晕哒,还可能是什么就不用本魔女再说了吧?

④本魔女(推荐给警组)的白名单

秀吉,玛利亚卿,我亲爱的拉姆达。
如果有人有疑问,不妨带着你认为的以上三人的黑点来找本魔女论破。防杠贴心注明,本魔女认为这三人身份做好,并不意味着本魔女也赞同这三人的全部推理。

⑤怀疑名单

南臼couple……哦南说过了。还有柳芙芙,也说过了。就他们仨
为什么提议的pk台不是南臼是南柳:不忍心看情侣相杀。说正经的话,柳臼同型,可做替身文学。二者中本魔女更倾向让被鲤鱼寻花问柳的金水小姐来和大伙坦露心迹。如果侦探组今天说验了柳臼任一为白,另一个本魔女直接推了也不介意。

对话情报科长官,你昨晚快结束时奇妙的真假区分,本魔女依旧很有兴趣。
另外一个同样有点怀疑但是觉得不值得直接标黑的就是白色无能了,昨天还不小心看错了给了你一个A,今天就别周日疯狂拼了,多说说话怎么样?本魔女也很特长微笑的,看我扬起的嘴角。

黑色无能魔女可能性微升,四六开。魔猎砍了他的话明后天可以出现的时候记得说,现在至少警组没沟通前暂且别出来

⑥鲤鱼飞前点人及其原定pk台人选:

南条说过了(三回啊三回),源次看昨日发言答卷以及藏验人的香甜pk台buff,先放下。
一个可爱的点,鲤鱼昨日#143:比较想验南条,验白明天生推源次。
到后期消失了都不觉得自己会被出的鲤鱼在中期就给出的这句计划验推,本魔女很喜欢。(笑

让治man。倒不是怀疑您!但希望您明白您和其他潜水艇相比优势在哪里,然后烦请多说点话。哆啦酱单看发言本魔女倒是觉得民及下的,但在我严重、严重怀疑南条酱的时候,会暂给同场的哆啦酱的牌标个好。

没提到的应该还有几个有可能是故意的有可能是真写不动了。蓝字2在看了香甜验人+理由+几个我在意人的反应之后会给。警组快点带队吧本魔女想摸会哈,上来就全方位委员长式碉堡砌墙也是因为今天比较忙,不一定有功夫多来。

开楼后

香甜没死就好,本魔女先撤了。
书房#
发布于:2023-08-13 14:02
蓝字1
谁啊,啥啊,咋滴啦.gif
先呼吁一个可能只存在于我梦里的外置位真警起跳。老实说我想了一天一夜想破头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开楼起跳却没报验人的所谓侦探能是真的。
现在可以请香甜所在的团队把昨天的验人报出来了吧?都过去了一天一夜……一天两夜了,就算是编的也该有着落了吧?顺便请附上一篇优美的蓝字叙述为啥这验人这么宝贝就算立警都没立住也不能报。
别的不多说了,如果香甜是真警都这样了不可能不验我吧,本金水堂堂挂机了,为自己替黑打了铁血冲锋并且浪费了验人轮次向所有白方同伴道歉,对不起昨天是上头了,只认自己认的死套路没走出来,但我还是认为香甜及其团队的跳警策略有大问题,这点不道歉,并且等一个合理解释,如果等不到那可能继续摆烂+对线。如果香甜真不是真警也求求外置位起跳的真警发我个金水吧,这棋盘巴托拉看不懂,巴托拉不想努力了——
真不想看字了,吃个金水然后变身阳光开朗大男孩!摸了!
算了算了,鉴于今天依然要请假出门所以多写点,试着将功补过吧,在我看来在那个压着不报的验人上和我有过共感的德拉、贝阿朵、贝伦都偏好,其他能觉得不报验人很正常的有古怪,源次说的那个心态的解释我觉得虽然不赞同但是能接受,对于这个提也没提就接受了的肯定相对不做好。这点我不知道香甜团队能不能认可,你们总不会觉得认为你们没问题的都是好人吧……既然我给坏人打了铁血冲锋那大概率有真黑在我后面拱火,这南条总得走远了吧……还有我黑色的分身和老爹都很迷,看不出怎么定义。爬楼真的头疼,一个字也看不下去,剩下的都交给真警了,有空再找个可疑的人输出,本阳光开朗大男孩先进行一个鱼的摸。
饭厅#
发布于:2023-08-13 14:02
餐车1


感谢医生,今晚是平安夜!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香甜,本日版杀鄙人来给大家分享一道下午茶,格雷伯爵茶配布朗尼蛋糕!(咚咚,推着餐车放音乐,走进大厅)




1关于昨天的验人和心路历程


关于各位老爷强烈要求的那个验人:
验鲤鱼【杀】


藏验人的心路历程:关于验人不报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警组惊喜拿到验人,认为从概率上来说鲤鱼很大可能是杀手,并且看前期发言推测是一张起跳几率很低的牌,所以为了避免直接报查杀之后收获满地“有查杀出查杀”,警组决定开楼把这张黑牌塞到一个生态多样化的pk台里,以此观察其他人的反应。
第二个阶段,开楼2分钟后,警组得到了一个意外:查杀鲤鱼居然反手跳警了,并且跳警发言力度并不好,但是却成功的转移视线,原定pk台所想得到的信息几乎完全没获取到,可以说展开并不理想。此时考虑如果放验人,反而有可能降低这个真实验人的效力,看起来会有点假,不如继续拖延报验人时间套取更多站队信息,因此还是捏着没报。同时就大家关注的另一个问题pk台设定理由也做了解释,虽然只解释了一部分。
第三个阶段,后期部分。这个阶段明里暗里已经做了很多解释,但依旧有声音提及验人问题,计划是如果确实大家非要听这个验人不可,那就放出鄙人昨晚准备的解释验人的稿子。好在最后理御已经放弃,就也没有必要再报出验人。
虽然表面上藏验人确实是相当怪异的举动,但是考虑到手中握有查杀+鲤鱼小概率对跳,因此开楼直接抢跳拉台子不报验人确实是合理的行为,至于后面为什么不报也是诸多巧合的结果。看到这里相信各位客人老爷能理解昨日鄙人油爆枇杷半遮面的理由了吧。




2 关于今天的方针


关于验人:今天的验人暂不开楼报,需要先听讨论,会尽早报给大家留足思考时间。
关于链子:链子要公开情侣关系只允许在限制发言阶段提出。


关于今天怀疑对象:
警组观察昨日形势,一开始摇摆站队,中期开始冲锋,有意把鲤鱼和鄙人拉回同一起跑线的选手进入了视线。同时作为杀手金水,表现从头到尾的浑水摸鱼摇摆的卤豆腐也在第一梯队。于是有请【藏臼,莱特,卤豆腐】上pk台,台下发言不好的选手随时上pk台替补。


台下同样有相当多的怀疑人选,首先是思路一直和警组不一致的白战,以及很懂他的分身黑战,还有一开始摇摆游离于棋盘后期划水贴边的拉姆达,让治。警组会着重看你们的发言。




太长不看版:
1.昨日验鲤鱼【杀】,今日验人晚些时候报出。
2.今日pk台:【藏臼,莱特,卤豆腐】
3.同时着重点名:黑战,白战,让治,拉姆达发言。
锅炉房#
发布于:2023-08-13 14:22
蓝字1
星海航行中,只能先请假了。
晚点回来补进度。
5楼#
发布于:2023-08-13 14:40
蓝字一
敬启,容禀,嘶,情况难办了啊,不过既然两位都点了我,或者说从昨天开始,因为这个金水就不断有人点我,所以上台子也是人之常情。那么,为了完成任务,还是需要不能怠惰,努力的洗清自己的嫌疑才行。


首先昨天晚上鲤鱼的弃疗行为只能定为民以下,带着这点回去盘他昨天的发言,限制部分的蓝字我已经打过了。后面的部分在于那张试卷吧,由于本人提到了都留着,这里在很多人看来有浑水摸鱼的嫌疑,本人的心路历程是这样,在当时那个时间段并不能完全认定鲤鱼和香甜谁更胜一筹,更何况香甜先生还掐着查验结果没有报出来,所以我认为都留着在当时并无不妥,后面我也提出了在这二人中选择,我明显对鲤鱼攻击性更强,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金水就是为了拖我下水的。倒不如说从头到尾压根就没有接这个金水,值得注意的是,鲤鱼在后面应对秀吉先生提到金水反水这一问题时,也表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可见这个金水完全就是胡诌的。


然后看到了乡田先生拉的这个台子,我大哥的话,主要是昨天没投票的缘故,加上在后半段提出要投外置位,但是又没音儿的表现,显得很可疑。莱特主要地方在于249楼的关于都留的解释,我觉得问题可能是出在这个给假警多活一天的考虑,转头去打潜水艇。在侦探来看,多少有点转移火力的嫌疑


先写这些吧,若各位对我有任何疑问,也可随时提出
6楼#
发布于:2023-08-13 14:45
蓝字一 重新复盘了昨天的情况,还是有几个疑点在的,就算鲤鱼真的是杀手,在后跳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敢直接把香甜打下去,而且鲤鱼的稿子和发言也有诸多迷惑的地方。
这里有两个情况,第一 鲤鱼是杀手,并且杀手组很忙没时间做稿子,这种可能性有,但是不大。
第二 鲤鱼可能是共犯走的,在这个板子里,共犯吃刀被验绝对是黑,不需要等信息,这样也许解释了为什么鲤鱼唯唯诺诺。
根据结算来说,验人也是最后一个结算的,也是有这样的可能性,但是共犯刚变就被验也太倒霉了吧()
今天是平安夜,香甜说感谢医生,也就是说侦探组默认这边是医生救人而不是侦探组自救,里面有很多的棋盘翻转我暂且不细说
7楼#
发布于:2023-08-13 15:01
【蓝字一】
平安夜甚好~给妾身掰块布朗尼蛋糕!
乡田的验人实在无趣,从“对推动局势意义不大”就可猜个七七八八,嘛,作为汝的解答也能接受吧~
从昨晚理御长时间消失和对于被出毫无紧张感,加上那句无趣的遗言,妾身认为是杀走的呢。至于理御魔女的可能性,妾身昨天说过啦~发一个金水再加上毫无诱导性的跳警文,顶多只能把乡田推掉,对于魔女来说这点收益就足够?
看了贝伦卿的“勾引黑活祭柳芙芙反水跳警”剧本,还是贝伦卿棋高一着思考周全~不过总之妾身认为理御为杀

关于昨晚票型
弃票的藏臼和黑巴托拉都在乡田点名名单中
藏臼9点后就消失了,最后一句发言虽然是“乡田啊,菜品的尾调如何处理,你还是重新来过吧”但没有特别明确表示要票乡田;倒数第二句发言是倾向一起出外置位~~妾身标其为思考懈怠之罪!
黑巴托拉就更有意思点,day2 251L“虽然投票开始了,但是我还提醒各位慎重投票”,汝的慎重投票原来是弃票的意思~在此之前又表态两个都留,要出外置位的拉姆达卿,和弃票的行为不相符~~

关于pk台
莱特上台妾身还挺意外的,呵呵,首先提出乡田没考虑穿盾刀的bug、对理御的一些分析让妾身觉得发言质量挺高,或许是其中什么细节让乡田有疑惑,或许是对于让治的魔女提案的态度比较奇怪,或许是最后的“根据验人理由判断真假”?第三者确实是理想化过头了~以上皆为猜测,妾身等着莱特的后续发言

藏臼的发言,妾身认为有趣之处在于day2  148L“我个人更倾向(出)原次”,理御昨日也说“比较想验南条,验白明天生推源次”,妾身就没明白亲爱的管家罗诺威有什么问题嘛!

留弗夫的楼妾身要再爬爬,不过汝昨日59L“不过有意思的倒是这个PK台,这是帮着排水呢,还是帮着某些人找目标呢?”妾身没看懂啦,汝不妨明白点跟妾身解释一下

台下怀疑人选
妾身【【【曾经】】】亲爱的巴——托——拉——,思路和警队不一致或许可以解释,但要求警队验自己这种话可是会被打上比藏臼更重的懈怠之罪,不像是好心态呢~
有一天一夜想破头的时间去思考乡田是否为真,还不如按照汝乡田为假的思路去找为乡田带节奏的可疑人物,呵呵呵呵呵呵!

黑巴托拉是魔女的可能性,支持该结论的证据不足、反对的证据也不足~
再吐槽一下黑巴托拉的表,把名单放到明面上肯定会给黑方留下浑水摸鱼的空间,毕竟提交名单肯定有先后~除非汝有能力规定提交顺序,那或许还有点作用~
day2  97L“如果香甜桑,想通过这种单方面来榨取信息的话,本人就要认为您的黑面比鲤鱼大了…而您的目的确实一直谜语人 不仅不说验人,还要看各位的站队情况”妾身看着可是与黑巴托拉第一天就兴致高昂地要求各位站队矛盾哦?汝拉个站队表格就是一计,乡田要站队就会增加黑面?

让治给妾身的感觉就是对棋盘很关注,不像妾身亲爱的师匠,都跟不上进度了。不过发言数寥寥无几~

拉姆达卿因为前期游离在二警之外,妾身没印象啦——
8楼#
发布于:2023-08-13 15:05
蓝字1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但我只是个失败的man呀,务必请贝伦小姐和香甜先生多加包容。

率先表态,香甜的警已经没啥可质疑的。一是昨天鲤鱼在劣势下死活不愿堆人数,遗言放弃挣扎,丧失警面。二是平安夜加成,医生去守暗警或自己还刚好和杀手心有灵犀碰上,纯小概率事件。

再说PK台
留弗夫,我标略黑,首先杀手发金水哪怕是后跳也具有一定风险,发给自己人再打倒勾混淆侦探视线不失为一个决策。其次day2风向转变有他的一份功劳,拷打侦探拷打到后面两方都不行就五五开了?直到贝伦的问卷的时候才切实站了边,后面就一堆无效发言。

莱特和藏臼其实没有怎么进入我的视野,侦探特意拉上台子就去粗略看了下,不标颜色简单讲讲。

莱特前期在立警双方发言差距明显的情况下,并没有对某方表示较强攻击性,只是提了优化方向,后续也是保持着这种态度,随后攻击了一下我提的藏臼附和的关于魔女猎手的事,是否属于自找话题不好说。在贝伦的问卷最早说出潜水艇,后面改了说有一个隐藏的要素影响,如果今天方便的话还请直说。

藏臼是从头到尾保持了对对跳双方的怀疑,推荐出外置位,随后消失,最终也未在版杀楼表态,投票投了弃权。

最后来点或许需要的自证,我昨天发言确实少,可非焦点位的民就是这样的嘛,大概,关于站队和对对跳双方的看法我可是半点都没含糊,卷子也认真填了的,劳烦侦探明察。
9楼#
发布于:2023-08-13 15:14
蓝字一:
却也不知是福是祸,自昨夜悠久的梦境中醒来的老身并未得到自身被命运之链所牵连起来的消息。纵然如此,过往的怠惰所留下的负面产物仍应由老身自己前去处理。

老身想要先交代一下自己对于昨夜跳警的两位的看法:
在昨夜将要进入投票阶段却选择神隐,直到最后的最后也没有多跳,在遗言中堂堂脱单的理御小姐显然是做不成警了。但理御小姐的身份在老身这里还是更接近于杀手方。毕竟,这般似有准备仓促的跳出最后草草收尾的行为看起来是不太符合魔女方的利益的,同时如果理御小姐身为魔女方跳出的话,手握六个验人的情况应当能有更好的验人选择、pk台人选以及更好的蓝字一吧。

而在这场隐形的pk中得到胜利果实的乡田先生如果今天没有什么大新闻的话,老身认为乡田先生的警还是可以认下来的,但还是希望乡田先生今天能给出一个令人满意的解释吧。

接着老身解释一下为什么会认为理御小姐的蓝字二是能接受的,以及为什么后面又认为理御小姐的行动不合情理。

首先,理御小姐的蓝字二中对于蓝字一缺乏pk台的解释在老身看来还算合理,而较为强硬的态度在老身这里看来也是小加分点。虽然后面给出的pk台人选以及对乡田先生是否是魔女身份的判断有些草率,但在急于立警的阶段是能够接受的。在这一阶段,虽然理御小姐的得分较低,但在老身的心中也算是一位能与乡田先生竞争警组身份的人选。

这之后,理御小姐在蓝字三和自由发言阶段中着重展现了对于乡田先生的攻击力,但可惜的是这攻击却越来越缺乏力度,无论是采取后跳却面对了时间不足的问题还是理御小姐发言信息含量的逐步降低,在老身看来,与乡田先生逐步放出解释(虽然不少解释看的让老身头晕)的态度相比是有一些差距的。促使老身下定决心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理御小姐所言的团队后跳策略正在逐步成为负面资产,而理御小姐团队仍不能对此做出和理性的解释。这不由得让老身我对理御小姐所言的内容产生了整体性的怀疑,并在看到理御小姐最后也没有选择多跳和进行更好的解释后选择将老身这一票投给了理御小姐。

看到乡田先生的蓝字1了。查杀理御嘛……虽然有些夸张,但乡田先生的解释在老身看来没有太大的问题,先认下这个警队。

时间也不多了,那就先简单爬爬今天登上乡田先生pk台的三位。

藏臼先生奇怪的点在老身看来有二,一是关于出外置位的解释在老身看来有些迷惑,主要分歧点可能在于老身说实话不太认为将侦探最后的判断留到明天能有什么收益,毕竟这样极有可能会提高真警组惨死在当晚的概率,在点出了外置位出人风险的情况下仍坚持这样的论调在老身看来不太能接受。

二是藏臼先生最终选择了弃票,这一行为本身就存在诸多迷惑性,等等看藏臼先生自己的解释吧。

接下来是莱特先生,所谓的隐藏要素老身猜想可能会与魔女的链子有关?不知道莱特先生实际的想法是什么样的。而莱特先生的提议在老身看来似乎实在没啥价值,等蓝字二再仔细看看。

最后是卤豆腐先生,作为被假警保送的金水,昨天的发言在老身眼里是比较混沌的,有不少难以理解的发言,在老身看来有些难做成好身份。

另外老身比较好奇地是什么让哆啦最后绝对将票投给老身的,难不成是藏臼先生的话语?

最后,且容老身小睡一手,在不久后的蓝字二回来。
10楼#
发布于:2023-08-13 15:18
蓝字一
先道个歉,因为真理亚只能用手机​,而且海底有的地方信号不太好,可能发言频率会有减少。
今天平安夜是好事,乡田验了理御​黑也算好事,至少不用想理御是魔女的鬼故事了。至于共犯,真理亚觉得理御第一天最后高调出来踩贝伦看着不像警,而且第二天也很容易因为这个被踩,杀手刀他的可能性较低。
然后乡田点的pk台,​藏臼叔叔拿攻击语c不讲武德攻击乡田还可以是个人想法不同导致的,但最难以理解的是答卷子时还提出要两个警合票,真理亚觉得这不是好人能提出来的。留弗夫叔叔前期先把理御的金水倒了,中期突然也开始拿语c的事攻击乡田,但还是要出理御,但最后乡田说他是倒钩杀后又开始抓乡田的毛病,真理亚是没明白他最后为什么突然倒戈了。莱特一直给人一种理中客的感觉,他的发言真理亚比较在意的一个是魔猎的问题,一个也是双警都留的问题,真理亚觉得适当讨论神职的策略是可以的,虽然昨天是双警的轮次还没到讨论这一点的时候,话又说回来明明拉姆达的心动对象都没人理而这个魔猎还有几个人讨论也有点耐人寻味;莱特在答题是提出把两个警都留着是好的,说能提升真警的存活率等原因,后面还说双方第四天都再出人,真理亚觉得他有想拉长战线的嫌疑,有魔女可能也有杀手可能,真理亚目前觉得魔女可能稍大。综合下来这三人pk真理亚心里觉得最可疑的是藏臼叔叔
11楼#
发布于:2023-08-13 15:22
蓝字2

都有情侣了还是这么冷清,你们六元岛真是民风淳朴,羞涩保守。(茶)

①黑色无能

你连规则里的结算顺序都能滑下去看了,这么细致,聊刀法就算了怎么就看不明白侦探的自救是在魔 女 有 刀 之 后才能起效的啊?
太克了这也,太刻意了。我有不懂规则ptsd。比起你提到的翻转棋盘,本魔女先把你魔女level再提高点好了。

②柳芙芙

对美女你表水的发言本魔女想用昨天你拷打侦探的三个字评价,皆叹惋。
但你注意票型这点本魔女可以记一笔。毕竟想好开楼直接发言的本魔女自己是决定好不提的,但本魔女真不晓得香甜组为什么对异常票没什么评价。

③香甜组

心路历程C分卷。
认为鲤鱼起跳可能不大?如果你们认为她day1那个不算起跳动作或做焦点位,那是怎么查到她头上去的啊。香甜酱你给出的查验结果前后缺了一个为什么查她的部分吧?
真验了鲤鱼是杀也可以。本魔女昨天因为鲤鱼魔女的鬼故事可能性微存睡都睡不好。出魔女可以算有好处但本质还是拖轮次的,万一没有今天这个平安夜又被穿盾刀真是哭都没地方哭去。

除了这一点之外day2的解释我接受。你们在我这里胜了很多在先手拉对跳者上pk这点。我昨天一直在说的“你们卡的pk台和验人在取信意义上某种程度来说是相关的”就是这种暗示
如果警组还想捏信息,今天的可以且确实该捏。昨天的还捏就算了,本魔女的意思是请警组告诉我鲤鱼100%是杀,让我丢掉鬼故事。
唉不过都平安夜了非要捏着也行,浮萍啊浮萍,坐个小牢,批批卷子嘛。

警组pk台我没意见。台内本魔女暂投柳芙芙,怀疑理由蓝字1说了一大堆了。希望你们验了他或者臼臼酱

④拉姆达

今儿别摸了。爱你的贝伦

⑤链子

不是情侣,本魔女爱的人只有拉姆达一个。

4点半以后蓝字3
12楼#
发布于:2023-08-13 15:35
蓝字一
既然验理御是杀,那么昨天推对人了,很好,理御是魔女的鬼故事也不用考虑了,好中好
关于台上的人
先说莱特,好的地方有:62楼明确地提出先下理御,第二天等乡田报验人和理由;不好的地方有:有提议过两个都留着,但这个问题是在“到21点两方都没有你能认定的警”的限定条件下回答的,不是回答问题的时间点就决定晚上不出对跳的,个人觉得21点有点早,属于可以接受的范畴
然后是藏臼,大问题有在提到更倾向于出外置位之后消失了,最后也弃票了,且发言中提到乡田的蓝字2明显比蓝字1更加仓促及没有诚意,缺乏对忽视穿盾刀的反省,我觉得这样的指摘是不太能站得住脚的
最后是留弗夫,在早期,留弗夫战队是比较偏向乡田的,如“主观认为香甜先生是较为站得住脚,跳平民,不接金水,对理御意见较大”,后期表示二选一出的话出理御,理御拖人下水,外置位无从下手,和提出理御意志不坚。单看发言留弗夫还行,但是!!他是理御金水,存在做身份的剧本,让人心里发毛,不是不验就可以放下的牌
总之,在我看来PK台上身份莱特最好,留弗夫次之,藏臼最后
13楼#
发布于:2023-08-13 15:41
蓝字1
首先医生有能,如果没有魔女搅局,那我方的轮次毫无疑问已大大领先
其次解释一下昨晚弃票问题,既然已经变成乡田理御的二选一,且双方各有黑点且焦灼不清,那么作为一名父亲,我便没可能站在把理御票出的一面,但毕竟犬子黑点更多且到最后站出,所以到最后留给我的就只有弃票这一选项
回应打【原次】的问题,首先最开始原次在理御相差两分钟的跳警后就猛打理御“不攻击乡田”,而本人觉得打得太急也太偏颇,实在不太像民,而是冲锋狼,但在回过头一想后的现在其实也觉得可以接受。
对于【三弟】,我认为一开始说验证了自己白是浪费很诡异,而且还多次欲掩弥彰地说不要浪费时间在自己身上,其次是老生常谈的不接金水,有一点倒钩狼的感觉,这一点就不过多赘述,还有值得说的一点是提出乡田第二天退水的鬼故事。【态度摇摆】我认为是最大问题
【莱特】爱婿的话,第一映像是潜水艇,再其次是更多回应我和让治关于魔女猎人的话题,而在警杀问题上少见参与,比较关注的点是声称做贝伦的卷子最后答案是零分,这一点我觉得观点没什么问题,就是视角怪怪的
【和票】问题的话,这确实是一步臭棋,但当时思量考虑的是可以先排除掉一些可疑的潜水艇
最后表示一点不满,很难理解也【不满】理御验黑就不报的行为,说到底,捏着直到今天才打出和捏着到昨天晚上打出,我不觉得前者收益更大。不仅如此,我更觉得捏到今天,是乡田君不敢与理御进行更深的正面对决。除此以外,我隐约能猜到乡田君的验人,捏到今天,毫无疑问是辜负了信任与期待。只是批评的话说了一堆,说到底,我也并非不相信乡田君是侦探,(理御昨晚遗言个人认为不像侦探),只是希望乡田君能有更加明智的决断,做出更惊艳的菜肴
14楼#
发布于:2023-08-13 15:47
餐车2

回贝伦

鲤鱼100%是杀无误,没有欺骗。
至于为什么验鲤鱼,警队内部也有激烈讨论,最主要的原因是鲤鱼第一天发言“规则没空看有空盯棋盘想很久”这句话让人觉得很怪。关于鲤鱼会不会起跳这点,其实也有讨论,一部分是因为警组倾向于对跳会出在第一天发言较好的人里面。

另外催发言了啊,喊话台上还没有出现的莱特发言。
还有台下的人,拉姆达请假了行吧,白战抢发了个楼就匿了……让治发言中规中矩,这个黑战完全没有表水以及对于台上的分析,不及格请来重写。另外加上一个贝伦点的南条也请来发言。
15楼#
发布于:2023-08-13 16:00
香香甜甜的俊朗:餐车1


感谢医生,今晚是平安夜!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香甜,本日版杀鄙人来给大家分享一道下午茶,格雷伯爵茶配布朗尼蛋糕!(咚咚,推着餐车放音乐,走进大厅)




1关于昨天的验人和心路历程


关于各位老爷强烈要求...
回到原帖
蓝字二 分析一波,目前觉得脏旧最有嫌疑,画像较低。
目前看来卤豆腐较好,毕竟第一时刻就不接这个金水,虽然不排除倒钩的可能,总体的发言也算是为白方考虑吧。
莱特 目前感觉比较灰色。
要我说 卤豆腐最好,莱特次之,藏旧最差
16楼#
发布于:2023-08-13 16:16
蓝字一
回【贝伦】之贵宾室
昨天没有进入俺的视线,另外两位白名单上的,俺暂且按下不表,您对俺的认可俺先接着呐
【关于您的PK台】
【南条】医生昨天在俺看来想幸福二选一,但因为两人过于混沌,暂且先压手再观望一下,其最大的罪过是划水和进了狼队的警徽流呐
【藏臼】在俺看来大哥要比南条先生黑得多呐,呼吁外置位出人加弃票
【德拉】如果把昨天的罪分为外置位出人和没投鲤鱼少主(这条算不算罪待定)德拉可是犯了两重罪过呢,您是如何放下德拉拿起医生了呢?

回【香甜】之饭厅
昨天俺隐隐觉得您方可能是查验了对跳为黑,捏着不报想勾引对方来捞,实际上昨天出现了外置位出人的风声后,俺觉得可能杀手们活动起来了呐。直球问出了关于风声的看法,想来您双方肯定也不会回答这个危险的问题,只不过想让您方引起警觉呐。
【藏臼】麻烦看上面,感谢
【莱特】提出了一个很混沌的先票鲤鱼,后票香甜,第四天各跳一个,比外置位出人又高了一层的混沌呐!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jpg
【柳芙芙】
首先俺不觉得狼警一定会给队友发金水呐。如果金水堂堂反水,那不也是找到一个警吗?实现一换一或者一换二?就算不反水,也是一个抗推位呢。按照昨天二位的混沌程度,就算舅子冲着金水给少主个面子最后投了匪票,俺觉得都能接受呐。如果说舅子的罪,那就是呼吁外置位投人但不知道投谁。狼队金水俺觉得不算罪呐。

【关于票型】
不考虑少主,感觉可能有3~4票在打倒钩。【白战】投了匪票,当然俺不想说黑到极点就是白的鬼话呐,但是昨天那个大风向下,狼队真的有必要安排去冲匪票做成焦点位吗?俺也不知道呐,提出这个想法仅供参考呐
ひでよしちゃん、かわいい~
17楼#
发布于:2023-08-13 16:25
蓝字1

上了PK台首先表水,考虑到我上PK台的理由应该就是昨天249和262,所以表水部分分两点:
一是两个人都留的问题:因为昨天那个时间点,我认为如果单站一个香甜那么香甜不可能活到今天,而两人都站着的情况杀手有不小的可能歪刀中民。而让治今天提到的,我昨天没提的点是在我眼里出平安夜的唯一可能是两个人都留下,使得杀手不舍得对香甜下刀时用掉破盾机会(至于现实情况是单警站着也还是平安夜,那确实是我在昨天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至于真理亚说得拖长战线对魔女有利,这点我想说的是拖长战线确实可能对魔女有利,但实际情况魔女肯定是优先料理平民中的活祭而不是身份者中的活祭的,如果拖长战线对身份者造成了影响,那么不拖长战线或许连这个造成影响的机会都没有。

二是贝伦提到的,如何判断今天香甜报的验人是真是假,“确确实实的不宜报的理由”里,成立的理由本来就不多,能够和第一天的验人目标选取理由结合的更是少之又少。实际情况就是绝大多数的人员选取+验人结果都是无效的。如果有人觉得这里随随便便就能编出一个合理的理由的话,可以试试看是否能编得没有一点漏洞。

然后评价PK台上的其他人:
藏臼:回看藏臼昨日的发言,最大的问题是对源次产生了无理由的恶意,理由的缺失程度到了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忘记了之前讨论源次是在群里而不是在楼里的程度。在今天,藏臼将其解释为“认为源次在昨天序盘的讨论不合理”,但这在藏臼昨天前期的发言力丝毫没有体现,这实际上反倒是加大了“忘记了之前讨论源次是在群里而不是在楼里”的可能性。

柳芙芙:柳芙芙虽然也有175这种旗帜鲜明地站香甜的发言,但224和261两楼的画风却更像是明站香甜暗捞理御,中间夹的237也是站理御的,从时间线上来说,先明确站香甜,后慢慢捞理御反倒更像是有计划性地捞理御的行为。而这点在柳芙芙今天的自白中也并没有体现。

对PK台外的人的表态放蓝字2
18楼#
发布于:2023-08-13 16:39
蓝字3

回香甜酱
那就好,本魔女了解了。感谢香甜愿意回答本魔女的问题,但是回答时注意安全防护。

回Spiderman
本魔女相信你,你可是spiderman呀。

关于蓝字1没提的心动嘉宾
看了一下是大贝阿朵莉切卿和几子小姐。昨天两位美女一位太不对本魔女电波,一位有点太对了,本魔女都没法评,也不能个个都评吧?
今天两位发言持续了本魔女的这种印象,那就先继续放一下了。

回秀吉酱
南条藏臼德拉不是我的pk台,南条柳芙芙才是。
德拉南条是鲤鱼的原定pk台,源次让治是她死前抛出的两个名字。所以本魔女会把这四个人放在一起。
德拉和南条在本魔女这因为进了鲤鱼第一天的原定pk台是最多一黑的,先把这几个前提和秀吉酱说清楚。其实我怀疑南条的原因都在蓝字1里,当然本魔女也不介意和秀吉酱系统地捋顺一下。
本魔女昨天在爬楼时总能看到潜水艇的字样,亲自找潜水艇的过程中除了被频频提起的瓦基,还发现了很隐晦的潜水艇南条博士。第一天发言只有1,第二天蓝字不明就里无法阅读,限制阶段结束后突然来了一句不轻不重的对真警香甜的质疑,后期始终没有表示自己的推理,短短的发言都是要观望、不明白,晕,鲤鱼长期消失之后先出来说拿不定主意,一分钟后马上说暂时挂鲤鱼。
这是一个在鲤鱼原本pk台上的人,鲤鱼身为杀手有没有可能往pk台藏队友?有的话也最多藏一个。
这是一个在鲤鱼警徽流里的人,且是验一推一里的那个验。本魔女看鲤鱼方昨天到说出这个警徽流时应该还在试图挣扎立警,毕竟不报验人真的很克。
源次是鲤鱼最后还要脏一下,且本魔女标白的棋子。
那么要推本魔女现在看来比较白的源次而留下的那个验,借用黑色无能的话,你认为本魔女会给他个什么画像?
而德拉的画像颜色在南条为黑的情况下只能是白了。再加上本魔女认为德拉也可以是按照你思考白色无能的思路处理不是吗?异常票,一直要飞外置位,加上她昨天持续输出的甚至有些情绪化的不想站边的发言,黑到极致,也可能是个晕民。
本魔女才是想问为何秀吉酱能放下白战还质疑本魔女放下德拉的逻辑啊……本来就很忙,还要跟本魔女的白牌解释,真是的。


无聊吐槽。白色无能是只会唱歌的音乐生,黑色无能是满心画像的美术生,还挺搭的,本元老院大魔女宣布你们俩是链子。
19楼#
发布于:2023-08-13 16:42
蓝字2
抱歉啊家人们,我家缘寿生病了,现在在手术台上,棋盘实在是没时间也是没心情管,警最好昨天验了我省得表水了,真要表水也没啥好说的,打我和警组思路完全对不上我没意见,验人我也看了,我寻思着这有啥不能发的,特别是昨天晚上的最后阶段,和那个pk台的理由一样,发出来又能怎样呢,只能说你们开心就好,没空对线了,以后再说
台子上三个人,没空爬楼就只说说我的印象吧,我老爹在我印象中没喝金水,不过金水在现在意味着什么我也说不好,蓝字1也提过了你们多注意,莱特我印象里昨天是说了个两个跳警的各点一个人pk,我觉得还行,别的我不记得有啥发言了,藏臼伯父我记得提了一个黑色的我的名单不知道按什么顺序排的,这个我觉得还挺好的,扣分点是第一天说黑色的我是魔女,我不懂为啥。要说选一个人我觉得莱特吧,除此之外我建议既然台子都这么大了,把南条拉上来一起热闹热闹挺好的。
台下的我不懂你们为啥都打黑色的我是魔女,说实在的我觉得黑色的我还行啊,第一天列了个没任何作用的名单我寻思着拿这个打他是魔女有点牵强了。黑我唯一我有印象的疑点是问我起跳第三个人我会信吗,我当时还真以为他要跳了来着……拉姆达不是有贝伦看管着吗,整的小活我觉得不能说坏吧,后面就没看了。大哥我记得有点划,没有什么印象,拜托大家多看了。
今天实在是没空也没心情照顾棋盘了,照顾缘寿之余有空会看楼,不过没空爬楼,也没啥空码字,会重点看香甜和南条的楼,有啥问题最好一并说了,要是验了我速速报了,就算打我是魔女也行,真没空坐牢了……
20楼#
发布于:2023-08-13 16:43
【蓝字二】
0、先修正妾身蓝字一的一个微小bug:对理御身份分析的一段应该放在看到乡田验人结果之前,哎呀因为乡田验人是重要信息不经思考就插在前面写了~结果整段话就不通了~

1、藏臼,汝在说什么?“那么作为一名父亲,我便没可能站在把理御票出的一面”?汝不妨更坦诚地开诚布公地说一个真实的合理的更严肃的理由呢
“双方各有黑点而且焦灼不清”“双方跳得都不满意(day2)”态度含糊不站队也该打一个懈怠之罪!不知有无对于乡田理御更详细的心路历程呢~
day2 230L“投外置位是可以减少怀疑对象”是如何减少的————?

2、关于留弗夫:
杀理御乱飞金水的可能性有吗?妾身认为完全有~这不是和那个内容干瘪、考虑不足的跳警文一致嘛
留弗夫5L“在当时那个时间段并不能完全认定鲤鱼和香甜谁更胜一筹……我明显对鲤鱼攻击性更强,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金水就是为了拖我下水的”
警队发的金水怎么叫拖人下水,既然一开始就拒接然后认为是拖人下水,不就说明一开始就对乡田理御谁更胜一筹有想法了嘛~汝怎么又不能认定又不接金水呢
day2 224L“只能告诫侦探团队不要在吾身上浪费时间”有撇清嫌疑的感觉~!汝都被理御点了,警队当然会注意汝

“鲤鱼在后面应对秀吉先生提到金水反水这一问题时,也表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语气,可见这个金水完全就是胡诌的。”妾身来说一个剧本~或许是保留验白者为魔女的可能性,反水也不奇怪
妾身是在反驳汝的“金水胡诌”逻辑、而非相信杀理御报的金水哦?

3、黑巴托拉的蓝字二让妾身觉得可笑,先说“分析一波”然后直接甩藏臼与莱特的结论,只有对留弗夫的分析,汝还真是分析“一”波!

4、终于等到莱特~汝对乡田的验人理由还满意不?
day2  249L“当时想法就是师匠这种潜水艇,今天不处理未来也迟早要使用一个轮次来处理的,所以今天出潜水艇对轮次的影响不会太大”不说话的潜水艇身份可是很难界定,妾身看着亲爱的师匠有上浮的迹象,汝认为还需不需要未来使用一个轮次处理呀?
21楼#
发布于:2023-08-13 16:47
蓝字2是一些对蓝字1的补充
   对于弃票的问题,理御和乡田对跳,如果理御跳得远远不如乡田,我自然会票理御,但昨天理御头几条蓝字一般+最后不理会战局,乡田则pk末盘处理不当且捏着人不报让我很不满,双方各有黑点,并且我更倾向乡田,如此局面我才做出弃票的选择,而说到弃票这点,我对黑战人的弃票原因也感到好奇和不解
  对于出外置位的问题,我也不认为排除一个可疑的潜水艇有什么不妥之处,就算双方一警察一杀手,为了吸取信任,杀手方报的人选也不会过于离谱,更何况第二天的验人也会给真侦探带来新的转机。前几届的侦探们发言也并非说时时都优于对跳的魔女或者侦探,所以才想把战局延后,我不觉得有什么太大问题
22楼#
发布于:2023-08-13 16:49
蓝字2

黑战:黑战画风的最大特色就在于昨天尾盘的情况下黑战事实上是一直站理御的,从178 179 先说香甜很侦探,却又以一个“所以才”精妙地改变站队的态度,把香甜从“很侦探”拉到了“缺乏关键内容只是装得很侦探”,后续的发言中“无法评价”“提醒各位慎重投票”亦是表现出黑战的实际立场是站在理御一方。甚至在到今日,吃了昨天遗言打脸之后也一直在为理御开脱。

白战:白战画风的最大特色是抓着不报验人这一点,和理御一样无穷无尽的车轱辘,除此之外几乎是一点表态都没有。

让治:让治昨天的发言,除了有跟风嫌疑的站边就是在抿魔女猎人,有一定程度的魔女面。今天对柳芙芙展现攻击态度,对台上另外两个人表示“不标颜色简单讲讲”,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魔女面。

拉姆达:内容虽少但总体偏好。
23楼#
发布于:2023-08-13 16:54
蓝字1
昨天发言较少,是因为两个侦探都很混沌,感觉难以言说
后来先提出出别人,属于是跟风的影响
但后来读了一遍规则后,发现拖长流程很可能对白方不利,加上理御女士发言可信度低,就挂了理御女士的票
始终没有表明自己的推理,是一直在尝试理清场上的逻辑,这点的确是老夫的过错
PK:
藏臼:出别人,弃票,攻击源次。
纵使现在觉得源次的行为可以理解,但你当时出人的时候还是出源次,老夫觉得藏臼先生反射弧是不是太长了点
莱特:出别人,支持两个都留堂堂对决
如果没有魔女等因素干扰的话,理想还是很美好的。但老夫恐怕这太不现实了。
LFF:不接金水,但与藏臼一起用语C打乡田先生,出别人,最后不停怒刷存在感
后期发言的确很有捞理御女士的感觉,在老夫这里身份位偏低
24楼#
发布于:2023-08-13 17:02
蓝字三 先回答几个问题
回香甜:不是链子
回贝伦:其实侦探的技能是可以挡魔女的刀,而不是必须魔女有刀之后才能挡。
回贝阿朵:当时确实想留,至于外置位想出拉姆达也是真的,至于为什么不投拉姆达,因为我明白我投了拉姆达也不能改变什么,不如弃票。
接下来的话,我通过观察局势,想说一下我目前心目中的杀手名单。
第一个人就是拉姆达小姐,拉姆达小姐一直说自己想搞事,结果搞出来的活只是我的复刻,再加上发言上来说不够混沌和对白方有利,既然拉姆达小姐还没有我混沌,哈哈哈哈,那我将你打成杀组一员也不会害怕吧。
其次是南条 南条的弊病很明显,发言短,有种机械的感觉,对于局势分析的看法也不太行,所以我觉得可能是杀。
然后就是藏臼 我不知道是不是杀组的统一风格,总之第二天前几下还是和南条的风格挺像的。
最后一个人 我个人觉得是德拉,但是我暂时说不出什么黑点来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