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13944回复:165

【版杀XXXIII第四天】你和他和他的恋爱。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3-08-14 14:00
规则及报名楼:【版杀XXXIII】报名及规则楼


版杀贴集合:
版杀第一天:【版杀XXXIII第一天】爱之试炼堂堂开始
版杀第二天:【版杀XXXIII第二天】一生推不如一生恋
版杀第三天:【版杀XXXIII第三天】一生恋就会恋生三/向日葵与长夏假期
观剧楼:【版杀XXXIII观剧楼】非诚勿扰特等席


本届法官:破晓,弥生,cs, 亿岁,晓梦,亚亚


完整的版杀一天时间表
14:00 - 17:30 白天限制发言阶段
17:30 - 22:00 白天自由讨论阶段
21:00 - 22:00 白天投票阶段
22:00﹣第二天 12:00 夜晚行动阶段



注意事项:
禁止版杀玩家在观剧楼讨论或者回复观剧者的推理
禁止版杀玩家在版杀楼与观剧楼推理隔楼喊话
禁止版杀马甲故意透露或暗示主ID
违反者一次警告,二次淹死
注:开楼图文与版杀内容无关请勿用作推理依据。点赞也不能作为版杀依据!






————————



拉姆达发行的新款恋爱游戏于同一时间在六元岛外开始发行了。游戏简介是这样写的:
除了厨艺以外,父母双亡,有车有房,就像背景一般毫无存在感的男主角乡田俊朗拥有一位青梅竹马——可可爱爱的学校人气魔法少年右代宫秀吉,虽然是青梅竹马,但因为不想引人注目以及成长隔阂的因素,基本上不与她来往,就这样作为普通同学度过平凡的每一天。
在某天下午,就是这样平凡的一天,俊朗被一条短信叫到了天台上,在那里却碰上了无法融入班级的电波女贝伦。
“想被bilibili一下吗?”语毕贝伦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掏出了手中的天线靠近了俊朗。虽然被魔法少年秀吉掏出了魔杖挡下,俊朗手中的油爆枇杷半辄面还是撒了一地。
“以后请不要再靠近俊朗呐!”秀吉柳眉倒竖,一边挥舞着手中的魔杖赶走了贝伦,但是在那之后,贝伦依然时不时地打扰着这对青梅竹马的关系。
俊朗发现贝伦完全不像是人类,没有感情。于是俊朗下定了决心,请求秀吉帮他一起教会贝伦如何与人相处,最终三个人共度了一段快乐的校园生活。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贝伦逐渐萌生出了人类的情绪。
而秀吉从小强行抑制的感情也开始复苏,慢慢拉近了与俊朗的距离。
难得三人成为了朋友,但彼此的关系却日益紧张。本以为能一直在一起的三人,却再也不能走到一起,Galgame,你和他和他的恋情就此展开!

【在游戏初版隐藏的内页里,附带着一张手写的字条,上面写下了这样一句话】
【给你准备的剧本你还满意吗?我最爱的贝伦唷】


(by易碎)


————————


连续的平安夜并未让众人紧绷的神经有丝毫放松,理御的离去并未令纷争止息,反而让所有人彻底放下了矜持:
“今我来思,南柳依依,昔我往矣,御血飞飞。”
“谁啊?啥啊?咋滴啦?有没有人给我这阳光简单大男孩翻译翻译腹黑魔女在说什么?”
“如果老身没理解错的话贝伦卿的意思是她怀疑南条和留弗夫是情侣。”
“谨启容禀,虽然穿着女装但这只是为了提升桃花运的决战礼服,本人依然爱好女,南柳什么的就免了吧,哈哈。”


“哈喽大家好,今天给大家分享一道下午茶,格雷伯爵茶配布朗尼蛋糕。”熟悉的bgm适时的响起。
“昨晚的鱼香肉丝不知大家可还满意?今日本厨子为大家提供的晚餐菜单如下:藏书羊肉、月亮派(微辣)、莓绿豆腐,请各位点餐。”乡田带着自信的笑容推着餐车走了上来。
“饿死了,快给妾身掰块布朗尼蛋糕。”贝阿朵一边嚼着蛋糕腮帮子鼓鼓地一边说:“今天的料理对象的话妾身认为应该是妾身【【【曾经】】】亲爱的巴——托——拉——,白色的那只可以煲汤,黑色的就用来烧烤吧。”
““喂喂贝阿朵,我也没做什么吧为什么要料理我?!””两位巴托拉异口同声。
“大概是因为无能吧,白色无能是只会唱歌的音乐生,黑色无能是整天画画的美术生,我看二位还挺搭的,不如当做情侣一锅炖了吧。”贝伦恶意的笑着。
“赞同呢,不过规则所限一天只能料理一位,本魔女觉得这只白战阳光活泼,一看就晒足了180天,滋味一定十分鲜美,不如就选他如何?香甜——?”拉姆达用威胁的尾调表达了观点。
“呵…哈哈,那就听魔女大人的吧。实不相瞒,昨晚鄙人跟踪了阳光开朗的巴托拉少爷,结果发现他却在背地里行阴暗之事。”
“我特长只有微笑,看我扬起的嘴角——别炸了没意思,骗兄弟可以,别把自己骗了。”
“戏剧的帷幕缓缓拉开,无字书上的文字也慢慢浮现,真相啊,我离你又近了一步!我支持出白战,当然如果乡田说谎,我一定跳起来击打他想一出是一出的脑袋。”
“虽然不合时宜但我想问问为什么要跳起来打啊,你是不是变小了够不着?”
“这是身为家具的浪漫,在空中的出招显然更加帅气!”
“虽然但是在黄金○想曲里你的空中连招似乎很少。”
“啰…啰嗦!”


“就算被怀疑到这种地步我也不可能束手就擒的!”白战拔出黄金长剑,随着他轻轻一个响指,帅气的领主披风出现,黄金的魔力在周身不断涌现、提升、爆炸,六轩岛曾经的领主正回到自己的巅峰战力。
手握熟悉的武器,巴托拉的思绪不禁回到了过去。他想起当初自己是如何成为棋盘的领主,手握金色真实战胜对手的辉煌时刻;他想起自己被困礼拜堂被贝阿朵拯救,两人联合打败绘梨花,举行婚礼的幸福时刻;他想起当初自己没有履行的那个约定。下意识的,他看向了贝阿朵,曾经开朗活泼经常发出没品笑声的魔女,如今竟然变得如此阴暗自闭。曾经答应要永远给她永远幸福的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又一次失约了呢?想到这里,巴托拉感到心里止不住的刺痛。他低下头,发现香甜的黄金锅铲正插在自己的心脏里……


“咕…咳咳…怎么可以趁这个时候偷袭,说好的回忆杀时停无敌buff呢?”
“这可不是鄙人的错,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在决斗中走神。”
“好…好吧…那么请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给我放个哀乐吧…”
于是,在哀乐的伴奏下,六轩岛大屋庄严肃穆,众人表情严肃的列成两排,看向鲜花翠柏丛中包围的战人,有些人的眼泪已经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众人齐声祷告着:
“我开动了!”接下来,大家美美地享用了用鲜花翠柏做摆盘装饰的白斩鸡,真是别开生面的用餐体验呢!


夜晚悄然降临,人类方照常选择了笼城,后半夜轮值的乡田正靠在椅子上,兴致盎然地解着报纸上的数独游戏。突然间门外闪过的人影引起了他的注意,从背影看似乎是秀吉。乡田没有出声喝止,而是悄悄跟了上去。秀吉不紧不慢地在前面走着,在玫瑰花园停了下来,头也不回地说:“还是那样喜欢跟踪呐,如此美好的夜晚,何不与俺并肩而行呐?”
“呵呵,只是鄙人的职业习惯罢了。”
“事情调查的怎样了呐?”
“您放心,鄙人已经把藏臼的底细调查的一清二楚,碑文谜题也有了眉目。”
“那就好呐,事成之后俺一定会分你三成。”
“…你知道的,鄙人不是为了钱才帮你的。”
“…俺知道呐,但俺不能亏待你。”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乡田轻轻抚摸着秀吉的手背,秀吉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回握。秀吉有自己的家庭,乡田也有自己的名声,两人的恋情因为世俗的限制无法在世人面前公开。而现在的握手大概就是两位原本就不擅爱意表达的大叔能做的极限了吧。


“喵呜——”一只不不解风情的黑猫突然跳到两人面前,在二人的注视下变化成了贝伦的样子,“抱歉打扰了二位的幽会,刚才说的本魔女可是全都听到了。”贝伦撩了一下发尾,继续坏笑着说:“如果不想被大家知道的话,接下来必须配合本魔女的行动,呵呵呵。”
“你以为鄙人会让你如愿吗?我来对付她,你快走!”乡田一把推开秀吉,掏出了黄金的锅铲。
“呵哈哈哈哈哈,就凭你?就算在这个棋盘没有眷属和大部分魔力,对付一个小小的人类还是绰绰有余的。”
“那如果再加上一位呐?”秀吉握紧拳头一步踏上,随着魔力的加持,现出手握黄金法杖身着夏娃服装的魔法少…年的形象!
“什么!?”贝伦的表情震惊了一瞬,但随后又恢复了平静:“以为从夏娃那里继承了黄金魔女的传承就可以战胜本魔女了么?愚蠢至极!既然如此就一起死在这里吧!”
二人一魔女战成一团,引发了地动山摇的动静,众人在屋内瑟瑟发抖,无一人敢于起身查看。天终于亮了,在已经被摧毁成一片焦土的曾经的玫瑰花园,大家发现了一柄黄金锅铲,一把魔女权杖和一个烧焦的蝴蝶结。


(by cs)


【魔法少年秀吉酱、贝伦搞子泰露、香香甜甜的俊朗死亡。】



————————


贝伦搞子泰露 遗言:


吃着火锅唱着歌,结果我就死了,这合理吗?
香甜昨夜有安排,所以容本魔女按照知性逻辑排除没人赞颂魔女砍我剧本。蓝刀没用,有可能是魔猎红刀砍我,那魔猎的用处就是白方血条b了。看好活祭名单人数判断魔女进度吧,或者按照侦探安排再跳出来给感知名单排水,防止开香槟给魔女盯上。


很大可能还是本魔女给侦探组挡了一刀,很好很好。然后突然,不知道写什么了……把本来定好的蓝字1改改吧

①异常票
本来还和秀吉酱说今天讨论的,当时只道是寻常。啊,难道秀吉酱222楼说的“有没有可能”是指有没有可能本魔女今天就死了吗,那本魔女给你标黑(笑)
开玩笑的。
匪票:白战
外置位:德拉
弃票:藏臼 黑战
再结合了第二天的立警态势、鲤鱼day1关楼的莫名出现、day3和医博弈失败的平安夜、白色无能的笃定侦探组不会验自己,本魔女认为这次的杀组赌性大,但也没那么大。
翻译翻译意思就是:立警时他们会冲锋,做焦点位他们会赌一把,但不会全上。

然后本魔女相信侦探组昨晚验了柳芙芙,这张牌不验真的太烫手了,推也不是留也不是,柳芙芙本魔女就等侦探处理了。
以此为前提:异常票的四人里有且最多有两个黑。白战就是黑也是这个推测的一个论据。
那么藏臼/德拉/黑战里会再出一黑,但不会再多了。这三个人也确实是比较类似的昏民或暴民,也都是本魔女问卷的F分小助手。啊总不会一个黑都没有吧那这届白方的有能都集中到侦探和医那里去了吗。

②杀组画像和白色无能
继续本魔女“杀组有赌性,但没完全赌”的前提。
共犯起跳且直接被杀组完全抛弃还是小概率事件,在白战和鲤鱼里,如果有共犯,本魔女倾向白战。


恰好白战遗言暗跳共犯,但众所周知黑方的话你能信吗?.jpg,但是在这个五黑都要出的棋盘里占共犯坑又有什么用呢?
本魔女想了一下还是有用的。因为杀在自以为安全伪装着踩人时比共犯捏着更多的信息也会暴露更多信息,死时装成共犯的唯一好处就是把这些暴露的信息全部无效化。

那么
a战人是装共犯的杀,这样一来昨天本魔女以战人为杀做出的分拣就是有意义的,德拉莱特柳芙芙继续进入视野。
回看楼的时候本魔女注意到粗心大意白色无能可能确实担心缘寿心切了,把两个秀吉酱的行为安给了藏臼(#19,然后认为藏臼做好。
本魔女不认为杀为了洗白杀队友会做出这种显眼的张冠李戴行为,所以这样其实降低了藏臼和战人都是杀的面,加上本魔女对藏臼柳芙芙同位异构体的判断,柳芙芙……唉你们快验罢!


b战人确实是共犯,没套路。
这样的话#19的发言不能削弱藏臼的杀面,变成了可能无关项。
但是无论ab都不影响已知焦点位:柳芙芙(验)黑战德拉莱特藏臼。
莱特是昨天很多人都从pk台上拿下来的一张牌。


建议警组:今天可以就昨天为什么设立pk台对所有人提问,说不定有信息。

③白名单
就不说了省得引刀。


杀组有可能穿盾打乱警组安排控场进度,医没听到安排前记得藏好。

呵呵呵,时间快到了,那就这样再啰嗦下去有违本魔女的风度呢。

就让本魔女可爱的小小分身最后为各位带来一首苍色的冷笑吧!

秀吉酱,不知现在可否打消你对本魔女倒钩的顾虑?(笑


玛利亚卿,加油啊,记得好好看规则,本魔女很中意你呢。(抚摸


我的拉姆达,我先去天国等着你了虽然错身而过后你的去向可能是地狱呢?


永远爱你的贝伦


————————


香香甜甜的俊朗 遗言:



各位老爷们:


当大家看到这封遗书的时候,想必秀吉先生和鄙人已经变成了六元岛周边海上的两具浮尸了吧。没错,秀吉先生就是和鄙人私定终身的对象。
从合作研发保健食品的那时候起,那口爽朗的关西腔、小胡子和魔法少年的可爱貌相便深深吸引了鄙人。可是让鄙人最终堕入爱河是,秀吉先生对于产品口味切中要害的指摘,以及在其中加入鲭汁的新奇构想,以及那份一下试吃了八十份试调味品的认真的工作态度,让鄙人五体投地……
昨晚深夜鄙人正在继续熬制七天七夜的佛跳墙之时,秀吉先生突然来到了厨房。他拿来了毛毯给鄙人披上,鄙人一摸便从毯子里掉出了一封信。鄙人内心一动,大约能猜到此行的意味,便一边注视着秀吉先生,缓缓地打开信封进行阅读。信里秀吉大人坦白了接手魔法少年的来由,对不孝子的担忧,更多的是控诉社会的黑暗和六元岛的不公。鄙人途中瞥向秀吉先生,彼此虽然无言,那副一向爽朗的笑容逐渐变得严峻,然后竟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起来。看到最后殉情的邀约,鄙人也不禁老泪纵横……
啊,身为大厨的鄙人怎么能够拒绝呢!


再见了,鄙人这就要远行!但是在决心殉情之前,鄙人还是得对自己身为大厨兼唯一真实侦探的职责做一个了结。


1关于魔猎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魔猎报出名单。
只允许魔猎在明天白天跳出,并且在当天报出魔猎决心要用红刀砍的对象,以此达成白方连携一验。视情况警组有可能会提供一个推荐红刀名单,魔猎可以稍作参考。
如果魔猎认为自身的位置有生存保证,并且能够以自己白天发言为白方形势带来很大推动,魔猎不出红刀、不跳出,走隐藏路线也是警组可以接受的情况。


2关于今日方针


关于验人:今日验人真理亚【白】
今日pk台:暂定【黑战,德拉,贝阿朵】,后续可能改,台下老爷如果有其他可疑人选欢迎提出。
最后有请代号:鲭汁,鄙人的鲭鱼罐头合作开发商兼队友——瓦尔基利亚小姐今天带队。




高级大厨 王香甜
就此退场



————————


魔法少年秀吉酱 遗言:


大家好。狼人【尤达】,这里是。

昨晚上,【贝伦】,我用蓝刀砍了。
老公的话俺不能不听,只是俺觉得今晚要跟老公一起化蝶了呐~
第一天怀疑是“侦探”的名单上有【贝伦】,第二天加上了【让治】乖仔和【莱特】。第三天最后【黑战】先生提出的【源次】经过爬楼也被纳入了怀疑名单呐。
老公也没什么头猪,最后想想还是先捅一刀自己第一个起疑的对象好了。
同时俺的剑术只能捅死第一个“侦探”,捅不死第二个“侦探”呐~


【票型】
俺想到的一个可能性是,俺的队友们判定,觉得第二天两位侦探都过于混沌,最后可能票数接近,投弃票或者外置位分票可以做好身份呐,哪怕【鲤鱼】就此牺牲了,也能掩护其他队友,毕竟她在真警的pk台上,天然劣势呐。
俺再次放下萌生了的“黑到极致就是白”这种多余的情感,第二天好事做尽(捞【鲤鱼】(如97,147,178,179),呼吁外置位出【拉姆达】(234),最后弃票)的【黑战】先生又被俺拿了起来呐。


【俺的队友-冲锋篇】
除去俺昨天点了的【鲤鱼】,【白战】,【德拉】,【藏臼】和【让治】
【黑战】先生也因上述理由被端了上来,昨天看起来似乎混沌度在下降,但会不会是我的同伴还是让俺放心不下呐。


【俺的队友-倒钩鬼故事篇】
【贝伦】是俺划过脑海的念头,有没有可能是她把偏灰的【南条】端上来,作为抗推突破口,最后看有点难推,又放弃了钩回去了呢?毕竟您也提出过“想出的程度和黑度排行是南条>柳芙芙>藏臼呐”(97)
甚至可能的一个故事是【鲤鱼】在第二天蓝字1大谈【贝伦】魔女论,而【贝伦】又在第二天故意有一些爆魔女发言,进可穿魔女,退可打倒钩?
【源次】是俺另一个怀疑对象,站队太紧,最后也被【鲤鱼】踩过,会不会是狼踩狼做身份呢,甚至【鲤鱼】起跳是为了掩护【源次】?
就当是死者给生者们讲了两个鬼故事呐


【侦探与侦探的完美验尸对象】
为了防止侦探在这理发店,俺也进行了“装死”呐,拿到的包括两位“侦探”名单是【贝伦,贝阿朵,德拉,几子,柳芙芙,拉姆达,莱特,秀吉,香甜,藏臼】




远方的海猫声。
黑色的天空。
月正笑。
地正润潮。
星正舞。
风正凉。
在香甜怀中,温暖的。
魔法少年秀吉……
在他的怀中……静静地合上了双眼。
然后香甜也……
静静地合上了双眼。
傻瓜……


May the force be with you


——————————————

图片:day4.png

贵宾室#
发布于:2023-08-14 14:01
蓝字1
昨天说好的写柳芙芙铁杀的证明题。
昨天我在开天眼确认了柳芙芙139的发言是团队作业之后柳芙芙的发言我是一个字都没看,然后现在爬楼重看,倒是令我震惊。

“然后对话一下柳芙芙:既然我点你暗捞理御的时候带了楼层,那么你光说白话好像也不够人之常情,“香甜先生不会明天退水吧”是质疑香甜,换句话说就是暗示理御真警吧?“但是这一票挂到鲤鱼头上,我真有些拿不准的”这也就是表示不想票理御吧?那么说你有暗捞理御的行为怎么不行了?更何况“你们团队有人审稿子吗”这都直接攻击香甜了。”
这是我评价柳芙芙的原文,在柳芙芙139的小作文里,竟然对此毫无回应。
而这已经是在我表态“在PK台上,阅读其他选手对自己的攻击并进行评论也算是一种人之常情。”之后的事了。

好吧就假设是突然看见卷子来不及吧,可你在昨天20:49的时候表态“莱特。。。本人觉得不太好进定义啊,我再看看”,那么后面70分钟你在干啥呢?似乎不像是在爬我的楼,因为你在21:59的发言中直接进行了一个萌的卖。假若你真的在爬楼,我想那个时间点大抵应当有一个半吊子的看法,而且不至于有兴趣卖萌。

那么我能够提出两个假说:柳芙芙先生或者小姐,对这些疑点是毫无解释能力的;或者是意识到自己的团队感暴露之后破罐子破摔直接摆烂了。

然后再提细节:
按照柳芙芙139的言论,其阅读楼层的顺序是看到试卷a,然后看到源次,然后直接没有爬楼就刷新并看到试卷b。
实际情况,源次的发言在先,香甜的试卷a在后,直到这里尚且可以解释为看到这里的柳芙芙决定把做试卷的事情前置了吧,然后往下翻就看到柳芙芙的蓝字2(过期30分钟)。再回过头一看,从源次到柳芙芙间隔44分钟,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人认为柳芙芙蓝字2是花费了44分钟的巨作吧?
如果解释为柳芙芙的蓝字2是在楼爬到一半的时候发的呢?可以部分解释,但不能完全解释,因为假设柳芙芙在蓝字2的时间点可以预见接下来没时间码字,作为PK台上的成员理所应当要进行请假,但别说没有了,甚至还表现出了一种“后面的内容马上补上”的态度。那么柳芙芙的蓝字2只能理解为柳芙芙视点内自己就是能码字的,但是结果上没有码,这到底是个什么心态就不好解释了。
或者柳芙芙也可以说自己18:00-19:50:55(不要问我为什么是这个时间点,问就是开了天眼)这1小时50分55秒内吃一个自己最开始认为不会太花时间的饭以外就看了大约仅仅五六层楼之后刚好一个刷新就是19:24的试卷b并写出了139这个字数不多的答卷。
不过在这里我却更愿意提出这么一个假说:柳芙芙的队友在源次的发言前帮柳芙芙码好了字,但没有后续更新,柳芙芙上线之后直接搬运工了,随后的139也是直接搬运工。所以柳芙芙对于“自己缺乏对于源次发言后,其他所有人对自己的指责的回应”这件事没有一星半点的认知,因为其可能根本没有看过这一大段楼的内容。
书房#
发布于:2023-08-14 14:01
蓝字一
很遗憾,在昨晚我们敬爱的乡田先生以及他那被命运之锁链所束缚的情侣秀吉先生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在悲痛之余,作为乡田先生同伴的老身也明白,那份乡田先生未竟的事业是该由老身前去继承了。

没错,老身——布普里乌斯·瓦尔基莉亚·马洛在这六元岛上的唯一身份乃是【侦 探】哦。

内容部分:
Part1 ——魔猎建议:如同乡田先生在遗言中所说的一样,警组在当前情况是不建议魔女猎人报出名单的。倘若魔女猎人有想要用红刀讨伐的对象或者需要警组推荐的红刀名单,可以选择在明天白天跳出,警组在情况允许的条件下也会向您提供必要的支持。

Part2——验人情报:验人情况为真理亚小姐【白】,很遗憾警组这次未能给各位带来验黑的消息,但老身相信身为金水的真理亚小姐也一定能发挥自身价值,为白方推动场上的局势。

Part3——pk台部分:pk台人选暂定为【黑战先生、德拉小姐、贝阿朵小姐】,也欢迎台下的各位告诉老身自己心中怀疑的对象。
饭厅#
发布于:2023-08-14 14:02
蓝字一
提前码了请假条,下午被内德喊去k歌,估计每两小时刷新看下楼,答卷也会比较精简。

开楼看到大新闻了,但暂时回不了。
锅炉房#
发布于:2023-08-14 14:46
蓝字1
贝伦【死亡】,秀吉老弟又说刀了贝伦,那么无疑问贝伦就是魔女,并且看规则先杀人技能再身份变化,那么贝伦的魔女恐怕是一代的
第二代魔女在贝阿朵,德拉,几子,柳芙芙,拉姆达,莱特之中
5楼#
发布于:2023-08-14 14:54
【蓝字一】
1、
乡田秀吉殉情,贝伦卿死亡;前二人大概率是由于乡田被杀手刀,因为昨晚安排过赞颂所以魔女出刀可能性极小,具体的魔猎的名单分析起来太麻烦了先这样考虑好了~
乡田遗言:玛利亚卿白、师匠接警
秀吉自称魔猎,名单和思路看着都很合理,妾身可以认下,这样一来被秀吉蓝刃砍了也死了的贝伦卿就是魔女了呢
2、
关于德拉诺尔卿
巴托拉day2 281L“除了德拉、贝阿朵、贝伦对这个提出疑问以外别人都默认能接受我也是挺纳闷的”day3“在我看来在那个压着不报的验人上和我有过共感的德拉、贝阿朵、贝伦都偏好”
妾身就没想明白哪里和巴托拉共感了?????联系上下文大概或许是说对乡田压着验人不放提出疑问一事,妾身觉得几乎所有人多少都质疑过,怎么到巴托拉口中就变成和寥寥无几的人有共感了。妾身看着“共感”什么的有点像共犯杀手之间喊话~然后妾身就是被塞进去混淆用的那种~贝伦卿认为巴托拉白那部分的逻辑很连贯,如果是黑方应该多少顾忌到巴托拉查杀的可能性而有所保留。(昨天写的~今天贝伦卿是魔女了当然不是巴托拉的喊话对象~)
所以德拉诺尔卿自然就上了妾身的怀疑名单~
day2 17L“(理御)上来就把结果展示出来在我这边算是做好的行为”十分牵强,验人结果完全可以是编的嘛
45L“毕竟虽然两个人真假不定但如果有一方真警但我不表示,我可能会被打黑,这是我一个白板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完全符合黑方心理~视野受限的民看不清情况不是很正常,正因为是黑方才急着站队防止被标黑
181L“大伙要不要看看自由阶段到现在没有讲过几句的潜水艇啊”有转移视线,防止理御被出之感~
3、
关于黑巴托拉~还是那个人物表啦,妾身昨天吐槽过它完全就算给黑方浑水摸鱼的机会,今天再补一句~比起被侦探要求填表,由可疑的黑巴托拉自己提出这个表反而更能掩护试图浑水摸鱼者比如黑巴托拉自己
6楼#
发布于:2023-08-14 14:55
蓝字一
虽然猜到链子一头肯定是乡田今天大概率是双死,不过三死还是有点震撼。场上明警和魔猎的链子对魔女来说算天和开局了,还好秀吉叔叔英明把贝伦砍了,不过这个名单人数是不是有点多,看来有不希望白方胜利的人浑水摸鱼了,呜!
吃了个金水请允许真理亚小摸一下蓝字一就先不写pk台的分析了,毕竟手机爬楼实在费眼睛,等真理亚把楼从头爬完一遍后再发pk台分析
7楼#
发布于:2023-08-14 15:06
蓝字一
起床就是大新闻!贝伦酱我的贝伦酱——
开楼内容有点多,关于魔女的部分本魔女先喝杯红茶助消化一下…而且这部分似乎也不是很重要——毕竟今天有明警带队,看起来中心还是在PK台吧。
8楼#
发布于:2023-08-14 15:29
蓝字2

三死,其中一对情侣,秀吉还认领了贝伦的死亡是砍魔女不砍平民的蓝刀,这么看的话排除掉那些极小概率的鬼故事可以直接认为是魔女猎人砍魔女贝伦正中红心了。而且由于二代诞生在魔女猎人蓝刀后,贝伦肯定是一代,前几天白天贝伦的发言必然包含了对于活祭的恶意而不会像二代那样前几天还是白方。划掉贝伦遗言里的怀疑目标和确定身份的牌,可以推断二代魔女出在几子、拉姆达、贝阿朵三个人里面。考虑到昨天贝伦还点名过贝阿朵,而今天的遗言就没点了,我认为这个贝阿朵的二代魔女面是最大的。然后几子和拉姆达两个没有吃贝伦恶意的牌可能是昨天晚上赞颂魔女之人。除此之外的话贝伦昨天后期有明显的打捞南条的方向,可能是因为昨天最后贝伦决定要把南条从活祭名单上去除了,南条这牌吃验的可能性不小,能下活祭名单的话白面是增加的。

然后PK台,贝阿朵上面说了有一定的魔女面,杀手面的话贝阿朵的发言字数比较多没细看,只是粗看下来不是很大。不过要说上PK台的理由的话,似乎贝阿朵和黑战的互动不算少。
黑战的话,黑战的发言给我的感觉是轻飘飘的,而且没看错的话昨天黑战是表态第二天他确实是站边理御,这之中是几层的翻转棋盘也就不分析了。要说明确一点的黑点的话,那就是明明统计了场上想让他上台的人,后续却没有对此进行分析,总不可能是不觉得想让他上台的人里不会出一两个杀吧?
德拉的话,仔细一看德拉昨天发言的质量相当之低,除了做卷子和表水以外也就一个怀疑贝阿朵算是观点了。希望看看德拉今天能不能拿出什么观点吧。
9楼#
发布于:2023-08-14 15:30
蓝字一
大贝伦搞子泰露卿这几日智珠在握、屡有奇策,没想到竟是开了。听在下一句劝,魔女宇宙里的你,再强大,也是假的,不是真的,还是要脚踏实地修炼才是正道
按照死法和遗言来看,楼上各位提过的乡田惨遭二刀流,秀吉随夫殉情去,贝伦喜提大蓝刀的这条故事线应当是最符合情理的。魔猎的精准一刀实在令人心驰神往,但是给出的名单却是让人纠结,不仅有pk台熟面孔,也有我这里排在二梯队的候选人员,属实是一道充满折磨的题面啊
虽然验小真理亚小姐这一手并不是坏棋,但对于今日局面的帮助就有些微乎其微了。pk台上三人中的黑战少爷和德拉诺尔小姐在我这边其实是近似的画风,和白战少爷给人的感觉也很像,像到…出掉一个查杀以后有放过其他人的冲动?总的来说,包括昨天查杀白战少爷这一点都让我觉得有些不安,未免,过于简单了一些?
贝阿朵夫人这边,由于工作日使用的是手机端暂时就先不翻前两天的旧账了(笑),印象中是属于发言不多但是一些观点比较亮眼的那种,从今天的蓝字一来看,不避讳谈刀+对安排赞颂有印象,我这边觉得像好心态,后面的内容对德拉诺尔的部分分析比较全面,但对黑战少爷的部分就显得不足了,但这个攻击力弱化的太明显总不能是…又一对情侣吧?
这三位里面,贝阿朵夫人偏好,另外两位的话可就是差的各有千秋、不分胜负了,若是验了一个白生推另一个的话就没有心理负担了,可惜,再多看看二位的表演吧
10楼#
发布于:2023-08-14 15:43
蓝字一,这条算粗略的表态,后继会有补充,就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故此也算请假条
今晚死的三个我就不赘述了,大家也都讲完了,所以讲一下对同台的两位看法
黑战:第一天不知所云的表格,第二天有点暗捞鲤鱼的意思,第三天发言没有什么有量的内容
贝阿朵:第一天没什么印象,第二天感觉有点像踩但还是想让鲤鱼活的,第三天有点怪但不知道怎么说,容我后面补充条再讲吧,或许有点潦草,但还请见谅,大伙有什么卷子我后面看到也会不上,有什么疑问我也会回答
11楼#
发布于:2023-08-14 15:51
蓝字一
秀吉是魔女猎人,成功刀中了魔女,好,被链子连死了,坏
PK台要排序的话,目前来看黑战人身份最低,其次德拉,贝阿朵相对不黑
黑战人,昨天先分析了一堆关于理御是杀手还是共犯,我认为这样的分析着实意义不大,像水字数。提到自己觉得德拉是黑的,又说不出理由,还是像在水字数。最重要的是第二天,在对跳中表示理御6乡田4,站错边,很不好,想把两个人都留下,也不好。顺便一提的一点,两天追着拉姆达打,但除了拉姆达的搞事也没有给出其他理由,不是说拉姆达一定是好人,但黑战的行为很刻意
然后是贝阿朵,贝阿朵多次搞错规则,甚至不知道共犯也是需要推掉的,显得非常刻意。好的地方在于昨天很早就怀疑白战,指出白战心态坏,这是做好的,发言里除了搞错规则没有很坏的地方,第二天不同意出潜水艇也是好的
德拉,德拉昨天自由阶段没有出现,整体参与感偏弱,在第二天投了当时属于外置位的瓦尔基里亚。德拉身上好的地方在于,她第二天过程中是站乡田的,当然不排除倒钩
最后,我昨天晚上没有赞颂魔女,我也不是二代魔女,排除下来我只能是活祭了
12楼#
发布于:2023-08-14 16:00
蓝字一
敬启,容禀,昨天夜里死了三位客人,首先贝伦是认民走的,结合秀吉先生的遗言来看,大概率是被蓝刀精准砍中的魔女。那么想来这个遗言没有太多价值,等后面有空了细细琢磨



乡田先生辛苦了,您安息吧,昨天验白的话倒也好,真理亚是虽然发言较少但算有逻辑的,关于PK台,他们三位倒没什么头绪,黑战的话因为昨天发言有些许暴论,关注了一下,但也没有仔细去看,一会儿再细细琢磨。我的上司可能是第二天的异常票以及昨天的一段时间消失?贝阿朵目前来看发言还算中规中矩,没有什么有问题的点



秀吉先生也辛苦了,精准一刀砍翻魔女可谓是厉害了。但是二代魔女处理起来就头疼啊,而且今天之后魔女就有刀了,想来再拖轮次对白方就非常不利了。最后看到这个名单上有我,首先昨天晚上根据香甜先生的指示,没有赞颂魔女,其次,也没有被成为二代魔女,所以我应该是活祭了,这也解释了第三天贝伦蓝字二踩我,想来是要想办法把我从台子上推掉的



然后看到莱特对本人的质疑,我差点笑出声,我是说,我是说有没有一种可能,注意它只是一种可能:【你有点急了】这种纯粹场外的因素打我是找不到硬逻辑了吗?我倒是对你有点好奇啊,这么急把我重新拉回来,是要做什么呢?

由于天界大法院事务繁忙,大约五点左右回来继续爬楼发言
13楼#
发布于:2023-08-14 16:12
【蓝字二】
罗诺威汝翻翻旧账就知道妾身昨日对黑巴托拉从头拷问到尾,能说的话都分散开看起来就不多了嘛~拷问项当然是会不断生长增加的

德拉诺尔卿day2  232L“我也是这么想的(出外置位),但如果就我一个人这样想,那我就投香甜现在为止是这样”,最后一次出现是赞同莱特“两个都留着出潜水艇如师匠”,妾身看着德拉诺尔卿想让理御活的程度可是比妾身更甚,妾身当时较早的时候就说了要下理御~
有趣的是德拉诺尔卿要投的潜水艇——妾身亲爱的师匠——是警呢,或许德拉诺尔卿是想着既能保理御又可能把暗警推出吧~~?
虽然德拉诺尔卿将投师匠解释为没看到归票,不过在此之前认为可以都留的态度也不做好哦?

对话几子,妾身搞错规则应该只有魔猎那一次~不明白是哪句话让汝觉得搞错了共犯规则呢

黑巴托拉
day2  6L“今天是平安夜,香甜说感谢医生,也就是说侦探组默认这边是医生救人而不是侦探组自救,里面有很多的棋盘翻转我暂且不细说”到底是翻什么棋盘啊,汝不妨说说。这段话也有水字数和寻找医生的嫌疑~
day3 24L一边怀疑拉姆达卿,一边又不投拉姆达卿而弃票,像极了黑方踩拉姆达卿又踩不动的模棱两可的样子,“发言不够混沌”这种理由也完全没有实质性内容,而且离谱~

有趣的是黑巴托拉说不出什么德拉诺尔卿的黑点,德拉诺尔卿也说不出什么黑巴托拉的黑点耶
14楼#
发布于:2023-08-14 16:20
蓝字1
侦探香甜吃刀,魔猎秀吉连坐,秀吉蓝刀贝伦,魔女贝伦狗带。
仅仅依靠这份名单,暂时老夫还是没什么寻找魔女侧的头绪
PK台:
贝阿朵:除去魔猎那次是个逻辑在线的女士,PK台组中身份在老夫这是最好的
德拉:昨日发言比较水(虽然老夫也没什么资格评价),最后踩了一把贝阿朵,前日还说两个都留,总体有转移视线的嫌疑,次之
黑战:从第一天那张名单老夫就看不懂,加上之后的各种蜜汁自信操作,最差
15楼#
发布于:2023-08-14 16:38
  在pk三人组里面,个人觉得黑战人是较好的,第一点是因为之前打他是因为第一天拉表,所以一度认为他是魔女,但在一代魔女验明的当下,我认为黑战人是做好的,第二点则是因为没有赞颂。黑点个人认为在于和我一样在第二天态度摇摆不定并且弃票,除此以外偏向鲤鱼也是黑点,个人认为是昏民
  德拉诺尔恕我直言昨天的发言几乎都是在附和别人的观点,包括但并不限于打南条和踩我,有趣的一点是明明第二天和我一起附和留两人等第二天,第三天却毫不犹豫地认为我是pk台上最坏,在我这里做坏。
  贝阿朵也不做好,除了弄错魔猎的规则外,昨日与黑战人对线中声称战人只点了四个,(而实际上黑战没提理御,包括理御就的确是五个),是又一次弄错规则还是怎样我不好说,并且打黑战人和捞南条,个人觉得不做好
16楼#
发布于:2023-08-14 16:38
aaa铁拳地产藏臼:在pk三人组里面,个人觉得黑战人是较好的,第一点是因为之前打他是因为第一天拉表,所以一度认为他是魔女,但在一代魔女验明的当下,我认为黑战人是做好的,第二点则是因为没有赞颂。黑点个人认为在于和我一样在第二天态度摇摆不定并且弃票,除此以外偏向鲤...回到原帖
蓝字2
17楼#
发布于:2023-08-14 16:42
二级检查佐官留弗夫:蓝字一
敬启,容禀,昨天夜里死了三位客人,首先贝伦是认民走的,结合秀吉先生的遗言来看,大概率是被蓝刀精准砍中的魔女。那么想来这个遗言没有太多价值,等后面有空了细细琢磨



乡田先生辛苦了,您安息吧,昨天验白的话倒也好,真理亚是虽然发言较少...
回到原帖
蓝字3

典中典之避重就轻。
刚刚把蓝字1拖回去数了一数是1125字,那么柳芙芙先生或者小姐能数一数这1125字里有多少字是所谓的“纯粹场外的因素打我是找不到硬逻辑了”,然后再把剩下的部分一一表水吗?
18楼#
发布于:2023-08-14 16:43
蓝字二
回答贝阿朵,我说的是昨天黑战人除了理御之外点了四个黑,可能是四杀可能是三杀一共犯,你以为黑战人数错了的事,这个确实不算弄错共犯规则,我表述得不太严谨
19楼#
发布于:2023-08-14 16:59
蓝字二
抽时间表下对PK台的态。

黑战:没了魔女面我觉得反而可以轻打轻放,黑点是发言和思路不合大众逻辑,但需知,杀手想表演成这样是有一定难度的,以及昨天几乎一边倒想让黑战上台很奇怪。

德拉划水+错误捞人,很少有属于自己的有效发言和推动局势发展的行为,昨晚很多人点了她但力度显然不够,我比较怀疑。

贝阿朵从头到尾都是很稳的观望+质疑提问态 ,day2对鲤鱼劣势时表示过鼓励,但也有直接询问鲤鱼立警不稳的话警队策略这样我较认好的行为,day3发言感觉没啥问题,总体我觉得比德拉好,不排除高级倒钩的可能。

结论怀疑程度 德拉>贝阿朵>黑战。
20楼#
发布于:2023-08-14 17:03
蓝字二
蓝色的飞刀再不用就要消失了,那就不等黑色的战人少爷,直接来一发吧!
比起还没有出现的黑战少爷,德拉诺尔小姐的发言只能说是没法让人满意,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补充,那今天这一关可能不是那么好过的了
贝阿朵夫人的发挥依旧在水平线上,暂时可以淡出我的视野了
比较有意思的是莱特先生和女装大佬的互动,急的可能是这位实习辅佐官才是吧?更有意思的是,除了女装大佬在我这里仍然保持高度嫌疑外,莱特先生不管是杀手还是魔女的面都下降了,虽然在名单内,也和贝伦卿的思路契合,但这种单点指向性如此之强的发言很难让人会觉得是魔女所为
以及藏臼先生的好人面似乎变大了?
另外,在抛开贝阿朵夫人的情况下,黑战少爷和德拉诺尔小姐之间的pk还涉及到名单内还是名单外出人的问题,我有稍微考虑了一下,但是还暂时没能得出较优的解法,大家可以试着从这个角度再看看?
21楼#
发布于:2023-08-14 17:15
蓝字一 有点事情耽搁了时间,回来一下一下子就接受很多的信息量了。
其实对于第一天拉表的行为没什么可说的,本来我的想法是,大家都可以通过表来求同存异,一个表就可以了解场上18个人的想法,这算是好事,因为没有成功所以被说成了坏事,特别是贝阿朵,每时每刻都在说,此表可被黑方利用,德拉和南条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在仔细的爬楼,其实师匠也有解释过表的作用,结果今天是第四天了,还是不知所云。
如今我的魔女衣服也是几乎没了,毕竟今天才诞生二代魔女,我也没有去选择赞颂魔女,这足以证明我的身份比较做好。
再去看看魔猎的遗言  
[贝阿朵,德拉,几子,柳芙芙,拉姆达,莱特,秀吉,香甜,藏臼】
有9个人,也就是说,除了被魔女选中的6名活祭,还有三个人选择赞颂了魔女,而如今杀手的数量正好剩三,也就是说很有可能杀手组全员选择了赞颂魔女,以此来跟魔女喊话。
在把这份名单拆分开来,里面有几个人十分可疑,贝阿朵,南条,秀吉,德拉,藏臼。
然后再分析一下谁是二代魔女,我再去看了一眼规则,抽取魔女的优先级顺序为【赞颂魔女的存活非情侣非活祭平民】—【存活非情侣非活祭平民】—【全体存活平民】。
如果真的按我所说,那么魔女的优先级顺序就来到了第二个,存活的非情侣非活祭平民。
包括我在内还有莱特,真理亚,源次,拉姆达,五六七,让治8个人是有作为二代魔女的可能性的。
我个人声明我不是二代魔女,在身份牌是11的情况下,也就是说平民是7个人加上医生和魔猎是9个人。
最后分析一下PK台。
我:比较混沌,而且发言较黑,除了表没什么印象点。
贝阿朵:好像有点建议,但是又一直致力于把最黑的我推走,无论场上的风向是不是我,做黑。
德拉:跟风,加上不太好的发言,做黑
不知道今天的发言让不让各位满意呢,我也算是想了好久吧。
22楼#
发布于:2023-08-14 17:18
蓝字2
总算稍微忙完了,大概看了下pk台的人居然都还没来齐,黑战今天这是要干嘛啊?
贝阿朵在本魔女这里一直是偏白的,今天的发言也依旧稳定,而且印象里也是贝伦酱前期保过的人,本魔女觉得属于pk台上最白的了。
德拉给我的印象属于不是很黑也不是很白,怎么说呢,微妙。
但再差也差不过全程都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并且到现在人影都不见的黑战啊!黑到深处自然白难道还有不发言干脆潜水也很白这种分支吗?本魔女是不认可的。
23楼#
发布于:2023-08-14 17:22
黑战人:蓝字一 有点事情耽搁了时间,回来一下一下子就接受很多的信息量了。
其实对于第一天拉表的行为没什么可说的,本来我的想法是,大家都可以通过表来求同存异,一个表就可以了解场上18个人的想法,这算是好事,因为没有成功所以被说成了坏事,特别是贝阿朵,...
回到原帖
蓝字二 看错了,莱特在表里,那除了莱特还有7个人。
24楼#
发布于:2023-08-14 17:24
【蓝字三】
惯例的、自由时段不定期自闭预告

回藏臼、几子,那是妾身阅读理解出错~跟规则一点关系都没有
妾身与黑巴托拉对线的心路历程是
1、昨日一开始黑巴托拉花了差不多整整一条蓝字盘理御是共犯和理御是杀手的情况,妾身也看不懂黑巴托拉到底觉得理御是什么
2、黑巴托拉在蓝字三“我通过观察局势,想说一下我目前心目中的杀手名单。”,妾身因此认为黑巴托拉后来点的四个人是杀手,理御就自然是黑巴托拉心目中的共犯~
3、妾身质问黑巴托拉理御到底是什么,黑巴托拉说理御是【黑】,妾身大脑宕机理解为黑巴托拉说理御是杀,所以指出了人数不对的问题
最后妾身也跟黑巴托拉确认了“可能是四杀可能是三杀一共犯”嘛~~总之妾身阅读理解做错了~特此解释~

黑巴托拉~妾身昨日是回答乡田之问,想把汝抬上pk台;今日是合理地拷打同在pk台上的汝,何来“致力于推走”呢~
汝倒是不在乎场上风向,昨日三条蓝字中仅有蓝字二是注重pk台的分析~蓝字三又开始发表自己的看法点四黑了,真是无视场上重点的谜之操作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